ziiiico

张继科唯粉。张继科粉唯黑。与部分只付出爱意不求张继科回报的科粉正常交流。

【all獒】钢铁之躯 〖3〗

☑周雨的梦文章后面会有一点点解释,比较隐晦,全文完结后会特意解梦的。

☑感觉没什么人看,还是大家都看蒙了?哈哈本作者还是求个评论,希望大家有时间就留个言交流一下嘛!




【三】
张继科下定决心和邱贻可分边走的时候,完全没想过邱贻可会因为失去他的保护而遇险。

马龙和许昕的接头并不容易。他们一开始从地图的正南正北相背而行,但胜在两个人还没参加逃杀游戏前就打算好了,经历了海洋场景全员换边后,马龙通过海洋场景下的暗道到达了地图指定地点,不久许昕也使用了反破译设定机器,强行定位了地图九区,同时也利用了传送门,到达了九区沙丘附近与马龙会和。

逃杀游戏是不允许别使用传送门和暗道的,显然马龙和许昕已经严重违反了规则。

然而情况不止这样,他们一开始就不是奔着尊重规则来的。马龙的指南针已经被磁暴了,可能本轮逃杀里不止使用了压力器和浮幕来增加游戏的气氛,真正的原电场可能也安放了,但马龙也不确定。

他作为人类能做到的最大极限就是侵入军区系统控制区的三角边缘,现在尚且不能触及控制区中心和内部核心元件,但这也足够了,毕竟许昕还有热辐射线可以用。

“你这个好使吗?”

“老秦和老刘不是默认可以用吗?那应该是好使的。”许昕打开热辐射线,几道红色的光格外刺眼,马龙拿热感机粗略计算了一下,至少辐射范围在七千米以上。

“够用了。”

马龙把背包里的东西掏出来,组装合适后给了许昕一个。他指了一个方向,和许昕一起朝着那个方向行进。热辐射线红而温度高照射到人时,也会灼伤的皮肤,显得格外危险,在海洋场景里平添了一丝恐怖。

马龙和许昕在找一个人。,他分给许昕的是自己的一枚炸弹

不是计分炸弹,马龙携带的是逃杀游戏的违禁物品——手榴弹。

今年逃杀游戏开始的比往年早了一点,军区通知刚下来的时张继科还有点蒙,但终归逃杀游戏每两年总得进行一次,他也必定得参加,就没多想的报了名。他分到了001号,邱贻可作为他的维修师却分到了009号,也就是说他们只能选择不出发本次逃杀,一旦出发,他和邱贻可将会从整个地图相距最远的两个角行进。张继科直觉不太对劲,他和邱贻可的出发距离远超过了70千米,再快也得有十小时以上,他俩才能达到联络感应距离,也就是说,至少有十个小时,张继科的维修师和他是完全独立的。

张继科没明白为什么把他和维修师拆开,他让邱贻可去问,邱贻可却发现所有指示员的身份验证已经变灰。

“不能联络了,继科,我怀疑是逃杀活动从现在已经正式开始。”

张继科心中疑云重重,只能无奈的与邱贻可进入了地图两角。

逃杀游戏决策会议前夜。

刘国梁在射击台上接到了秦志戬的电话。

“我们是不是可以今年除掉他了?留他一个隐患,军区早晚会出大事。”

“办事确实应该果断点,但我也没想好毁不毁灭他。他现在的强大程度,军区的系统已经控制不住他了。如果他要解除军区,那也是早晚的事。秦指示,您看呢?”

“至少我们应该开一次没有肖指示的决策会议。”秦志戬握着手机恻阴阴的笑了出来。

马龙和许昕在十二点同时接到了短信。

“现在到我办公室来,不要惊醒任何人。不要走张继科那一层的楼梯,下来之后把电梯封上。——秦志戬。”

许昕没想到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找到邱贻可。他以为至少在他和马龙联络上的五个小时之后才能找得到人,但现在三个小时过去了,一切都变得不费吹灰之力了。

邱贻可在前面500米处。许昕向马龙做口型。

“现在就杀他吗?”

“早杀早干净。”马龙也做着口型,对着许昕摆了一个进行的手势。

两枚手榴弹爆炸,发出一声巨响,邱贻可甚至没有丝毫反应和呼救的空间,就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马龙和许昕分辨不出是否他已经死了。

“带到边缘区吧。”

马龙和许昕把邱贻可架起来,也关闭了热辐射线。海洋场景恢复了平静,除了几个人,没有什么队员意识到海洋场景里的红色光束和爆炸的声响。

然而王皓发现问题最早。

王皓的斗地主早年和邱贻可挂在一个游戏区。他正在联机玩牌的时候突然发现,邱贻可注销了账号。按理说在白天,邱贻可应该在机械维修室或者实验室,里面有可燃设备,是带不了手机进去的,邱贻可没有理由在大白天注销自己的账号。张继科与邱贻可不管有何种关系,也都没有理由擅自注销邱贻可的账号,更何况张继科从来也不是一个乐意窥探别人隐私的人。

那么是谁替邱贻可做了这个主?王皓想了一会,心中浮现了一个大胆而可怕的猜测。

边区为了战争已经开始全程定位跟踪,计算可参战人员了,确实有联通全区的智能系统可以掌握个人信息,以及这个人是否还存活着。

王皓并不十分了解智能探测的具体使用方式,可他判断了一下,又感觉如果一个人死了,智能系统的确可以切断一切社交联系,来证明这个人的死亡。哪怕这世界上没有人记住你至少那个曾经亮着,而现在灰掉的头像能证明你曾经存在在世界上。

很残酷吧?大家都觉得边区现在很残酷,不断的战争,恐怖主义横行,边区显得很没有人性,边区政府扶持的军区,表面上保卫战打得响亮,可王皓很清楚现在维修师在军区的地位怎样。

维修师由于能获得大量武器装备,也先天具备半机械能力和机械处理技能,在全区系统调整领域垄断了很多年,每位维修师都会负责区域内指定组别的机器人维修和保养,简单点说就是个地位高配置高的机器人保姆,专养机器人。边区的人类和维修师基本可被划分为人类类别,只是有无机械功能的区别,近几年来敌对的很严重。

王皓拨通了樊振东的电话,来印证自己的想法。他起先以为樊振东是在上武器课或者参与军队训练,没想到电话一打通,樊振东就快速调节了声波频道,显然不想被人发现。

“我在突袭区,皓哥。”

王皓一下就知道,邱贻可一定在逃杀游戏里出事了。

“小胖,出地图,强行黑掉突袭区那部分就行了,维持一下张继科系统平稳,别让他异化暴走了。”

彼时张继科正在海防区给直升机修发动机,发现自己的直升机排气孔一直在往外漏机油,机油淌了一地,黏黏糊糊怪恶心的。张继科起先以为是飞机内部装置老化,拿了扳手,搬了油,再过来的时候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他的整架飞机自燃起来,只是因为没有其他可燃物,火势才没有继续朝其他地方蔓延。他的飞机铁皮在肉眼可见下一点点软化剥落,成了一滩废甲,在高温下化成一滩灰黑的铁水,而机身的构架还在,电路板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空气中。

“操!我的飞机!”

张继科意识到不对了,他把手肘顶在电路板上,一股电流和他产生了强烈的排斥,他仅仅手腕上出现了厚约一掌多的钢化板,但胳膊被电麻了。

他空有手腕上覆着的这一层钢化板,显得很笨重,但他清楚的是,这样才是最安全的。他开通了连通器,发现所有科学家的显示灯都灭了,不能进行联络。他通过GDP定位发现肖战处于干扰区中心,信号极弱,张继科往地图上浅色区海拔高一点的地区走,调整了几次数字波段,也仍然不能很好地接收到肖战的数据信息。他仅意识到肖战受到了电磁干扰,但又无法确定是什么样的电场在干扰他。同时除了肖战,他竟然无法看到其他科学家的任何一点信息和电磁来源,仅仅是因为肖战是他的科学家,他们之间才侥幸能联通波段。
张继科本能的感觉到,今天发生的事情一点儿也不简单。至少不是随机发生的小概率事件,而是有预谋的。他的系统功能是军区内部最强大的,如果他的系统出现问题,军区一半的控制感应都会瘫痪,现在的种种迹象让他尚且不太明白这次逃杀具体是发生了什么事,但只要他的系统黑掉再接上,信号应该是可以覆盖全区的。

他想他再拖延是不行的,他不确定肖战,甚至邱贻可是否在逃杀中受了伤害,只有周雨他能保证下来。他给了周雨风衣,那是他们平时有时候竞技场性能测试,和调试时穿的电阻风衣,基本可以切断所有电流,也不会被辐射线和感应发射接收器干扰,在地图里能基本隐身。

张继科给了周雨风衣,既希望周雨在逃杀游戏内保持安全,也是希望不要再欠周雨情了。不是人情,是感情。

张继科一直对完全的人类抱有很大的新奇和好感。他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现,哪怕被叫做战斗工具他也认了,至少这是他的使命。他至今也不知道肖战是如何让他拥有人类的感情的,喜怒哀乐,那些在人世度过时积累的感觉已经让他很多次恍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人类,与其他完全的人类没有任何区别,除了多拥有一些机械技能,以及一张薄薄的芯片。

他在系统控制分析区内看过自己核心芯片的样子,小小的,很微妙的一点,大概都不足他的一个指甲盖儿大。

他那时候想,就是这么小的一个东西,主宰着我的人生吗?让我和人类不一样,也有人说我是怪物,我很嗤之以鼻。

张继科有很长时间潜意识的把自己看做人类,后来又走了出来。他有一次度假和肖战邱贻可去海滩,他们三人玩真心话大冒险,有一盘张继科输了,邱贻可坏笑着问他,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请说出咱俩之间最大的不同!”邱贻可手指来回指了一下,示意张继科。

“最大的不同就是我是人类你是半人半维修师啊…”

张继科说完就意识到不对,邱贻可愣住了,原本躺着的肖战也坐了起来,让张继科有种愧疚感。

“不好意思啊。”他说。

邱贻可摸了摸他的头,肖战叹了口气。“继科,你是不是特别讨厌自己是个机器人。”

张继科想了想,很诚恳地说,其实他没有。

张继科没有说谎,它确实不算多么抗拒自己成为一个机器人,只是内心稍微更渴望成为一个正常的人类。肖战当初设计他时为他加入了太多人类的感情,比如坦荡,比如平和的接受一切,比如勇敢,比如果断和强大。他从来未觉得成为机器人不好,只是太过于希望成为人类,只是这种希望占据了那块高地,在他的心上狠狠刻下了一笔。

他想,我只是想想嘛,万一能实现呢。

后来肖战抽着烟对邱贻可说,我只能希望当初设计他出来是对的,而不是让他白白受伤害。

张继科眯起眼睛仔细观察着手腕上钢化板的每一个嵌合细节,终于他找到了一个相对大的缝隙。他把指甲沿着那个缝隙往里推,渐渐使那个缝隙开裂的更大,钢化板夹着他四个手指,疼的他有些发抖。他的指甲盖被夹的出现了深紫色的淤血,而左手腕上的钢化板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这样强硬的掰开,手臂上的血管儿都在疼,青筋也爆出来。

他左手的钢化板终于开了,一个窄小的对接口露出来。他抽了飞机上一根电线出来对接,电流通路的刹那,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在他的身体内部撞击,心脏也产生一阵剧痛,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一下子卸了力跪倒在地。

坚持了十秒后,张继科把对接的电线拔出来扔在一边,身体里的撞击感逐渐减弱。他把钢化板的缝隙推上,终于能检测到其他几个区科学家的定位。

除了肖战在干扰区中心,刘国梁,秦志戬,吴敬平,以及最近回来的陈玘,分别在隔离区外的四个角,一人一边,他的定位器上稳定的蓝线现在大大方方的把一切都给张继科指明了。

定位器上的的蓝线表明逆电场,他们四个指示员对接了两条逆电场,把肖战固定在了干扰区中央。而由于他们自己站在隔离区,因此基本屏蔽了外界的信号。

张继科一下子意识到,他可以平日里利用的外力系统支援全部被封锁了,他现在无法主动完全启动自己,明显维修师也出了问题。他突然就反应过来了自己现在腹背受敌的处境,不免感到身上一阵阵发疼。

唯一值得他庆幸的是,他黑掉控制系统中心的选择是对的,到现在他仍然还没有做出任何错误的决定。

张继科跪在地上,平复了一下,感觉自己的内部程序已经没有任何不适才站起来。现在是上午七点,如果在太阳下山前,他能找到邱贻可,那么一切就都还有转机。没有邱贻可维持,他最多只能坚持48个小时。

那么现在的任务,就是在48个小时里,找到邱贻可。

张继科看了看表,据海洋场景开放已经过了23个小时还要多,马上就会转换为沙漠模式。沙漠模式他确实更熟悉一点,印象中地图东南,东北角和中5区都是炸弹区域。逃杀游戏对于刀枪的检验都十分严格,如果还能出问题,那一定是有人携带炸弹炸伤了邱贻可。

张继科望着远方的深海海底已经渐渐被沙漠和戈壁覆盖,重新调整好方向,走入了地图区域。

张继科在东北角的炸弹区什么也没有发现,沙漠上昏黄一片,却没有几个人,张继科使用了探测仪,并没有残留的弹片或者血迹,只有游戏用的油漆和一些迷彩印子,只能向森林山区出发。张继科在大漠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心中不免急躁,一手拿着探测仪观察血迹,一边小声骂骂咧咧几句。

转机出现在他进入森林山区的第五个小时。

山区的主道是一条曲折而狭窄的山路,被重重密林掩盖在内部,两旁不断有碎石往下掉落,几颗吹倒的矮松横亘在路中间,阻挡了向上的视野。山间并没有因为有足够的丛林而变得凉爽,反而温度越升越高,张继科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度过了一个晚上而现在是第二天中午,可他也不能十分确定时间。超过四十八小时,他的所有机器人功能将会急速衰竭,也就与常人无异。然而,一切并没有等到四十八小时以后。

张继科看到了马龙,拿着残余弹片的马龙。他知道秦志戬是专门做器械研究工作的,很多第一次投入使用的武器装备即使是残骸也都要回收,马龙的弹片也就自然需要装在武器包里。可马龙更加不避讳的是,他明晃晃的把炸伤邱贻可的弹片拿在手里。

“继科?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张继科反而笑了出来,觉得一切都荒谬而且匪夷所思,他曾经以为马龙只是讨厌机器人这个身份,也从未觉得整个军区的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他总想着机器人和人类反目的战争永远不会打响,至少他会努力不让这些他认为无用的仗打响。

他的存在本应是为了和平,他也自信的认为军区的所有人都和他有相同的想法,而现实狠狠地打醒了他。

邱贻可生死未卜的下一步,是不是就是系统毁灭张继科?

“我怎么不能来?你能来,我就不能了?”

马龙上下扫视着张继科,只穿着一件迷彩的T恤和一条黑色的长裤,双臂的肌肉紧绷起来,像一头潜伏在山谷里的猛兽,蓄势待发的准备冲出去咬断猎物的喉咙。

“你没穿风衣?”

“给别人了。”

马龙虚情假意的鼓了几下掌,在空旷的山林里显得声音异常的响。张继科不由皱着眉捂了下耳朵,觉得这戏谑的掌声无比刺耳。

“继科,我承认,你胆子是挺大的,可能是想死在这。”

探测仪不断的响着,他架起望远镜没有看到邱贻可的身影,最好的猜测是邱贻可自己还能走,躲到了附近地方,而最坏的结果,就是邱贻可被马龙送到了其他位置,不好寻找的。他不想和马龙废话耽误更多的时间,到现下也只有马龙这一个突破口。

张继科低头看了一眼感应盘,有人把全区的广播和动态环形屏都打开了,他仿佛一个犯人,被赤裸裸的审讯,然后被押送到断头台上。

他闭了闭眼,叹了口气,隐约明白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杀戮。
“我记得我参加了反恐,边界海战,空中机械战斗,你们当时说我很有用。”

“我当然不是人类,不和军队一起训练,不和太多外界接触。”

“我不是想说这些,我是想说,马龙,你们应该有点人情味。”

张继科捂着肩膀,抬眼看了环形屏,有些晕,也有些恶心。他捂肩膀的姿势像捂住伤口一样,努力的往外掰自己的锁骨。他的额头上不断的往外渗汗,咬牙咬的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马龙不清楚他在干什么,捏着弹片不敢轻举妄动。

一块黑色的薄片掉出来,张继科眼疾手快接住了,毫不耽误的叼在嘴里。然后,他的左手再伸出来,已经变成了一条铁灰色光泽的伸缩钢臂。几乎可以说的上庞大的,半吨钢铁凝结而成的钢臂,与张继科的细瘦身体居然切合的服帖在了一起,钢臂的宽度几乎要比他半个身子还多,在夕阳下给他的左半边脸打上一层乌泱泱的光影。

马龙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他从不知道张继科可以在维修师和电源系统都不在的情况下直接转换。

马龙以为,虽然路子已经走偏了,但他足够了解张继科,不管从什么渠道。

而张继科怎么可能被谁看穿呢。

“马龙,我不止有一个芯片,我的左手也不是假肢,传闻听多了,你都当真了。”

“张继科,你是机器…”

“别说了。”张继科打断他。他逼近马龙,右手扣住他的肩膀。张继科的力气很大,左手的钢臂里弹出了一把冲锋枪,他顺势把枪搭在马龙肩上,并未用左臂驱动,而是用食指勾住,扣动了扳机。

五公里外的移动显示屏一下子黑了,再补一枪,全屏飞雪一样碎成细密的晶体。
“我杀了你很容易。我也知道你知道很多。但,做人总要留一线。”

“我没招惹过人类,你们何必招惹我?”

张继科把左臂上的枪口收回去,但整条钢化臂还架在马龙身上没动。他现在是驱动维持着,只要他一卸力,单这一条手臂就足以把马龙压成肉泥。可他就那么挺着,不往下落,也不抬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龙的耳机里传来秦志戬的声音:“马龙!让那疯子放了你!”

“秦老师好啊!”张继科凑上去,朝耳机里面打了声招呼。

场面僵持着,张继科不想动,马龙不敢动。落日一点点掉下去,广播里不断传过来僵硬的提示音:“沙漠场景最后一小时,请准备穿越沙漠,沙漠场景最后一小时。”

马龙看见张继科在看落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大概是很久没睡了,眼皮有些浮肿,显得委委屈屈的。夕阳下张继科有种温柔的美,整个人被暗橘色的光拢着,连钢臂都不再那么可怖。马龙一走神突然想,可怖的不是张继科吧?

可怖的是愚昧的人类。

芯片渐趋于稳定,边缘区遥感热力值攀升。

邱贻可在边缘区。

“马龙,这是第三次了。”张继科的钢化臂收回来,又变回了他骨肉单薄的左手臂,手腕处的钢化板内,一汪血水被液压泵封在里面,这时候顺着指尖蜿蜒下来,像一条条红线。

牵绊住他和人类。

评论(17)

热度(89)

  1. lemoncineziiiic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