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iiico

张继科唯粉。张继科粉唯黑。与部分只付出爱意不求张继科回报的科粉正常交流。

【all獒】钢铁之躯 〖5〗

☑本文就是这么的扑朔迷离!你看我这章又写了啥!

☑当然我后几章会把埋的奇怪暗线解释清楚的!

☑一回家看到好多评论太感动了,大家都看到好仔细…被认可真的是作为一个作者最大的幸福感来源了!谢谢我的读者们!谢谢你们这么认真看我的文!再次感谢!

☑继续日常求评论!你们也想到了好多我都没想到的点…真的开心!






【五】
邱贻可和张继科分手后很自然,肖战知道他俩处过,不知道他俩什么时候分的手。他们还是一起进出实验室,邱贻可还是会开车载张继科回去,张继科还是会靠着邱贻可睡着。

不同的是,他再也没有去过邱贻可的房间。

张继科后来找黑客朋友直接帮他黑了全区的网,一下子定位到了自爆器的位置,被转移了一个新的地点,放在了离他家十公里的水潭边。这个位置找的很巧妙,水对于定位的影响远超过固体,,很明显是有人刻意为之。他让人放大那张图片,果不其然看到了自爆器下面的标志,标志最内圈还有主人的名字。

马龙。

张继科抬手遮了一下屏幕,觉得不太礼貌又放下了,他说行了,不用了,关电脑不?

朋友有点奇怪,说你有急事啊?火急火燎的。

“我没急事。”张继科摊开手一耸肩,“我向来没急事。”

“人类还是不信我,我也很苦恼啊。”

不仅十七岁的张继科苦恼,逃杀游戏后的张继科也很苦恼。

张继科已经打点好了行李,和肖战提了要去巴黎的医院给邱贻可找医生的事,肖战和上面打好了招呼,暂时在边区消失。
秦志戬在肖战离开后的第二天就去敲了刘国梁的门,“老肖去巴黎的事,是您批的?”

“是哇,我批的。”刘国梁敲敲桌面,示意秦志戬来电脑前看。整个肖组在电脑上已经不显示了,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肖战还在,张继科就不敢闹出大动静。一周没回来,强制搜寻,不论死活,带回来就行。”

张继科一开始准备呆着不回去,他不太想回去,觉得挺没劲的,后来邱贻可度过危险期,他的情绪也更平和了一点,陆续的忙活起来打报告的事,准备请个事假,在巴黎多享受一阵是一阵,报告准备了几天,删删改改还是没写完,他让肖战帮他弄,肖战说至少三周,他又蔫了,悄没声的拉开抽屉把报告放进去。

张继科不肯承认,或者自己压根没意识到的是,为什么他这么久都没有完成这个报告,明明不是一个很长的东西,搜索材料也要不了半天,关键在于他自己。

他尚有留恋,下笔为难。

事情都是一桩接着一桩的,张继科觉得最近发生事端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不免有些心悸,而且这些事不仅仅是涉及政府或者边区安全的,而且是一些看似鸡毛蒜皮又不容忽视的大事,如果军区有人心怀不轨想动作,张继科也拿不准用什么态度比较好。

他一边想着一边往楼上走,医院的结构现在比较合理,至少没把阳台扩建的太大,不然显得阴森森的。六楼是一些需要预约的医师的办公室。张继科趴在护栏上探着头往里看,风吹起来一件白大褂。他总觉得这件白大褂很熟悉,像是在哪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就感觉衣服上的标志总在附近出现过很多次。

他抬手捶了捶太阳穴,还是想不起来。他只好转换思维,边顺着楼梯往楼下走,边想想邱贻可。

邱贻可被他找到的时候正躺在草丛里陷入昏迷,前胸和胳膊上全是血迹,一动不动的,张继科必须承认,那一瞬间,他是特别害怕的。

人的恐惧向来是不掺假的,他把邱贻可背起来的时候腿都有点抖,每迈一步都像是背了个千斤重的石头。他觉得自己只是在找路什么也没想,可好像也有无数的事情在眼前浮现,又一一被他屏蔽。

可他的邱哥不是块石头,一小时前还用通讯器对他说,继科,往东走,碎石块少,小心点。

他的愤怒和不甘心来的快去的快,本身就不是个情绪外露的人,沉默才是他个性中的主旋律。他觉出来一点无奈,也觉得再和军区质问什么就很没意思了。

他手腕上的红灯亮起来,电场几乎没有排斥,没想到邱哥这么强大,意识不清也能在机器人能量支援上这么给力。张继科开启了新输入的代码尝试,居然是瞬间滑动,他暗自惊喜,这时候有瞬移简直是救命,几秒就从边缘区出了逃杀地图。他的网络系统也配合的不错,直接解除了肖战的中心干扰。

“肖组全员完成任务,离开地图区域。”军区的广播听上去还是那么多余,张继科的心情说好也没有好起来太多。

很多事,有他自己的,有邱贻可的,有肖战的,有关于机器人的。他以前想过很多次到底为什么人类这么排斥机器人还要设计他出来,也想过自己怎么可能像他们担忧的那样反过来霸占人类的地盘,尽可能的攻占领土,退一万步讲,他必须无条件信任的科学家,数十年如一日爱护他的肖战本质上就是个人类,他动情过埋怨过的维修师邱贻可,本质上也是人类,他们朝夕相处着,过的很快乐,怎么就对不起人类了呢。

他不禁思考起来到底是哪些人类这样恨他,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想他立即消失。

夕阳也没有了,天渐渐暗下去,张继科能听见一点邱贻可的呼吸声,他不知道邱贻可是不是能自己苏醒过来,他挺着急的。现在看看这个笨蛋邱哥,以前总是借着维修师的身份压他一头,从他小时候就爱欺负他,还老是暗地里搞小动作,都背着肖战,搞得张继科欲哭无泪还不好告状。明面上张继科一方面是因为特殊身份,另一方面也是受尽了肖战宠爱,绝对是肖组第一小霸王,整组全围着他转,不过遇上邱贻可,地位肯定是被挑战过的。

邱贻可趁他换被罩压着他的腰把他掼到床上,邱贻可弄乱他刚剪的头发,邱贻可揉他的屁股,邱贻可抢他的冰激凌和饼干,坏笑着期待他哭出来。

但同时邱贻可也经常不恶劣,虽然他真的是很能玩。他会和肖战偷偷帮张继科调小电流,会在他的休眠期连夜设计他的系统,会为他去考那个以前根本不想考的维修师十级,会亲他的睫毛说,继科,你比人类漂亮好多。

十级维修师邱贻可先生,你的机器人在召唤你,请你尽快苏醒,一起奔向新天地。

张继科的回忆洒渔网一样铺开,捞上来了很多海底的珍珠,他都不敢捡。和邱贻可一起的回忆全是撒过糖粉的,又甜又缠绵,张继科怕自己陷进去出不来。

他很小就知道狂妄,也知道克制了。把机器人的身份记得最清楚的永远都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肖战把他当一个人类,邱贻可把他当一个人类,甚至周雨可能也把他当一个人类,去对待,去相处。

可他知道自己不是,也不可能是。

所以他不能享受恋爱时甜蜜的往事,所以他必须禁止自己陷入漩涡,所以他必须和邱贻可在热恋期分手,所以他必须孤孤单单一个人。

所以他什么都不能回头望,钢筋铁骨,两手空空。

坐在医院的小凳子上给邱贻可削苹果的时候张继科总觉得心神不宁的,差点削到手。他最喜欢一直连续削好一整个,果皮长长的能有一米不断掉,现在看来还是有点难度的。他看着那节断掉的果皮有点犹豫,最后还是毫不留情的来个三分球,投进垃圾桶里。

过去的就让它别回来了,想太多就是自己给自己讲故事了。

邱贻可现在已经度过了危险期,暂时还没有苏醒,医生说炸弹炸伤的地方现在不能动刀,要先等皮肤自己愈合,如果半年后还留有疤痕再手术清除。张继科盯着邱贻可胸口和胳膊上厚厚一层纱布,在自己手心上吻了一下,轻轻的在纱布上盖住。

医院突然停电。整栋楼一片乌黑。

张继科快速抽回手,本来温情的时刻让突如其来的漆黑冲散,取而代之的是他本能的警觉意识。这是一件隔离病房,但是张继科特意让人放了两张床,说不好当时是怎么想的,可能就是一种感觉,放两张床安全一点,现在灵验了。

他示意肖战往墙角躲,又打手势让他蹲下,自己跑到门口把病房反锁起来,门边的门帘也顺手一起扯上。他的动作十分迅速,肖战还没有看清,只看到张继科蹬了一下地,就移到了窗户旁边。他三下五除二的把所有的窗户都大敞开,窗帘全被风顶向房顶,又在他手中被打成结,安静的垂下来。邱贻可的床被张继科一手抬过来又稳稳的放在窗户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继而低头伏腰钻进病床下面,躲在里边反手握住邱贻可的手,确保不管发生什么,至少邱贻可一定没事。

肖战侧着身子转移了阵地,躲在门边一个视角盲区,把随身携带的微型望远镜架起来往外看。

两个身影熟悉的人在电闸箱附近一闪而过,如果是医院里的医生护士是不会这样躲闪的,医院的声音很嘈杂,各种人跑下楼来,突然的断电使人们陷入了短暂的混乱。肖战认定一定是有问题的,直接把望远镜扔到了躲在床下的张继科的手边。张继科也非常配合的捞过望远镜就架在眼前仔细看病房外的一举一动,果不其然停电并不是偶然的,而是蓄意而为的必然。

一只手沿着墙壁摸过来,轻触了电闸箱一下,似乎是在确认位置。而后又一只手伸出了一根长长的细铁丝,勾住控制电闸开关的几条电线,使劲往下一扯,缠在一起的电线全被拉断,歪歪斜斜的支出来。这只手的主人还没有死心,把铁丝的一端顶在墙上,用手握着的另一端使力,使这段铁丝弯成了弧形。这段弧形的铁丝被用来卡在闸门和外箱中间,这样从外面看不出来,很难打开电箱。

一开始张继科以为这是有人想要偷窃,于是破坏电闸故意停电,他没指望这个人能出来,即使出来了也不是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能抓的,顶多长个心眼留意一下。时间过去了十分钟,躲在墙后的人依然没有起身离开,蹲在墙边一动不动,如果这时有人从那附近走,黑夜里抬腿就撞到一个人,怕是魂都要给吓没。

医生和护士逐渐安定了下来,从一楼开始挨个病房安抚检查,还贴心的送来了一些仓库里的备用蜡烛。敲到他们病房,张继科刚犹豫着谁来给护士开门的时候,不自觉的瞥了一眼对面墙角。

人不见了。

张继科心中警铃大作,只是他走过来这几步的一会功夫,居然就把人跟丢了。护士敲了好几下门也没人开,这间病房还挂着窗帘,只留有一个小缝隙,基本什么也看不见,护士差点以为是自己做梦走进了一个空病房。

张继科本想让背对着门的肖战开门,他来假装病人家属,又怕这个检查有什么猫腻,一眼看穿他们病房里比常规人数要少得多,物品的摆放又显得不合理,一下看出来他们不是诚心来治病的,那就有说法了。

张继科把邱贻可带到巴黎静养并不只是因为巴黎的疗养条件好,而且以往也不是没受过伤,炸弹造成的伤口看似大,但邱贻可拍完片也没发现脑部有什么不可逆损伤,其实在军区总医院养伤都行,张继科拿这个当借口出来,猫腻是不少的。
军区对机器人的存在逼得越发紧了,张继科每天不仅要担心系统是否出现漏洞,还要担心能存活多久。他这次出来,一是想避一避难,二是想查清楚一些陈年旧事。

他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如果自己的存在本来就是不合理的,那他宁愿自己选择了结;如果他从一开始就是明明白白的,那他也希望能停止被孤立。

他听说这家私立医院是二十年前军区所在地,那时候他还没被设计出来,所以并没见过这里,而是在肖战的日记里发现的,不清楚肖战为什么从来都绝口不提,但当他执意要来这里给邱贻可治病的时候又不阻拦。他想尝试着找到这里的旧档案或者旧病例,是否有与他有关的。

到底他是一开始就是被设计出来,还是由于什么原因被后天改造?

他与人类,到底有没有一点血缘?

张继科把手往前一推,示意肖战停下,准备自己去开门,在这之前穿走了方博落下的白风衣,随便摸了一个病例牌带上,又撕开了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头发全部掳向另一边。

护士朝里面张望,被出来的张继科吓了一跳。医院里什么时候有这么高大挺拔的医生了,哪个科室的?

张继科指指外面带上门,故意又把嗓音压低了一个度:“这间里的病人恢复状态良好,可以走了。”

小护士懵懵的跟着张继科往外走,忍不住先开口问起来:“你是新来的实习生吗?”

“嗯。”张继科不愿意多说话,多说多错,他只想稍微套套话,至少知道哪个房间里可以放病例。

护士见他爱答不理,挺冷淡的,也就没再搭话。张继科和她并排向楼梯口走,经过电闸箱的时候他从袖子里拽出来一个短短的铁钩,钩在了支撑闸门和外箱的铁丝上。

“咱们别一起走了,我往上去,你在这层看吧。”张继科要上楼时拦住她,“我刚来,还不太熟,病人的病历都放在几楼了?”

“六楼,都在六楼,用我带你上去吗?”护士还是挺热心的。张继科摆摆手,声音闷在口罩里,“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行。”

张继科从楼梯口上到四楼拐弯处才假装掉东西,弯下腰用余光向四周观察,确定护士没有上来也没有被神秘人跟踪,才直起身子继续往楼上走。走廊里不断传来皮鞋和地板敲击出的短暂而清脆的声响,张继科上楼的动静都被掩盖在其中,这时他已经把白色的风衣脱下来折叠好拿在手里。他叠衣服是非常有技巧的,能把厚重宽大的衣服叠的四四方方精巧便携,把一件风衣叠成A4纸的大小更是不在话下,远看更像是他拿了一沓纸,或者一个记录本。

他第一天来医院就觉得六楼有问题,说不定有更大的秘密。明明是一所大医院的顶层,却只用来做几个医生的办公室,实在是大材小用,浪费土地资源。他以前问过肖战为什么当时军区要搬迁,肖战神色很抱歉的对他说这个不能说。

“等你大了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不能我告诉你。”

如果他真能找到他的什么档案,或者当年的病历,甚至出生证明,那么很多事情就有了合理的解释,他也算没白来六楼一趟。就算什么也没找到,躲一躲看看这次停电到底是什么情况也不亏。

六楼一共有四个办公室,张继科先进了最大的一个并把门反锁上,把胸前随便挂的写着邱贻可名字的病人身份牌摘下来揣好,摸了办公桌上一个真正的医师名牌替换上。他把口罩拉下来卡在下巴上,打开所有的抽屉翻找病历本。

病历本几乎全是近五年的,最早也是八年前的,想找二十年前的东西和石沉大海一样难。张继科把四间都找过以后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小时,医院的电路还在修整,给他争取了更多的时间。但逐渐的,张继科发现能找到的几率太渺茫了。

有脚步声传过来,离他不是很近,他按住门把手向外推了一点,门被这样虚掩着。

“在这里录好,再传进去。”

“这里不好吧?确定都是空的?找个人多的地方反而不容易被听出来。”

张继科听这两个人说话总觉得很耳熟,哪怕声音明显是经过了变声器处理,语气也绝对是他听过的。那两个人说着话就把张继科所在的这扇门推开,他立刻在门后蹲下屏住呼吸。

他没看见来者的脸,来者也没看见他,只是握着门把扫视了一圈屋内,内心认定这里是没人的。关门的声音还很大很放肆。张继科维持着那个姿势没动,身子前倾,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他们接下来的话。

他们先是闲聊了一会,似乎对医院停电的事一点也不着急,不像是医院工作人员表现出的状态。

“周家的小子不回来当医生了?”

“他不是去军区当情报员了吗…”

“嘘!别瞎说!”

“反正也没人…”

张继科在脚步声渐远后才推门出去,还看了一眼剩下三间屋子,最小的那一间里,还挂着那件他感觉很熟悉的白大褂,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偷梁换柱,把自己的白风衣挂在上面,把那件白大褂拿下来穿着,这样下楼更安全一些。

张继科走向了小屋,衣服挂的有些高,可能是主人怕落灰特意挂了高一些,很不好拿。张继科往下拽了好几次也没拽下来,衣服上的标志反倒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一只猎豹,画的还蛮好看。

他脑海中突然闪过,周雨的一个背包上,也有这个一模一样的猎豹标志。

评论(9)

热度(82)

  1. lemoncineziiiic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