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iiico

张继科唯粉。张继科粉唯黑。与部分只付出爱意不求张继科回报的科粉正常交流。

【all獒】钢铁之躯 〖6〗

☑上一章不是太有趣,这一章过渡章就更没趣了…但这一章最后很有趣呀!

☑你们猜周雨张继科包括肖爸都有什么过往…吸吸吸你们应该猜不到。

☑请各位大佬用评论轰炸我!非常感谢!






【六】
估摸是整个电箱都被破坏了,这一晚上电灯都没有亮过。张继科也不准备去修理电箱,况且他自己的身体部件他都不是全能修理好,更别说这种看不出新式还是老式的电箱。他回来时发现自己挂的铁钩还在那里没有被人动过,估计是破坏的人已经走了。他从阳台跳窗户回了邱贻可病房,肖战在等他。

张继科在手腕上摁了一下,双眼变成了探测仪,光束扫过一圈,确定了十米之内已经没有闲杂人员,给肖战打了手势示意他安全了,可以过来。

肖战笑他:“这大晚上的,你眼睛发蓝光吓人。”

张继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这样比较好用嘛。”

张继科相对喜欢黑夜,夜里的暗光反而使他更兴奋,也有可能是习惯了夜里训练和调试的缘故,张继科的精神状态相比白天好了很多。邱贻可的心率稳定了下来,说不定明天就能苏醒。肖战刚准备帮他拿几瓶水过来,张继科就一个劲让他别忙活了有事要说。

他把声音压的很低:“刚才我混出去的时候,有人说周雨是这里的医生。”

“我刚才也听到了。”肖战边点头边说。

“啊?”张继科觉得这就有点在状况外了,他在六楼听的别人的闲言碎语,怎么老肖也能听到?难不成那两个人说话声音真有这么大?“这事你了解吗?可信度…高吗?”他赶紧追问。

肖战摇摇头,说这个我真不知道。

张继科低下头若有所思了一阵,他当然是相信老肖的,不管有些东西老肖能说不能说,只要他问起,老肖肯定都会如实相告。那么老肖说的不知道,肯定就是真的不知道。可一个经验充足阅历丰富的老肖都不甚了解的医院,周雨又怎么会是这里的医生呢?他们说的情报员是什么意思?

张继科的脑袋都要想的疼炸了,他本来就担心着邱贻可的身体,近些天睡得都不怎么样,眼底淡淡的有些发青,现在又要让他证据不充足的弄明白这些,实在是煎熬和烦心。他面上带了点倦怠的神色,很嫌弃自己获得的信息不够争气,泄愤一样捶了自己的头几下。“太多事了,我的出生证明也没找到,还想着虽然您不能说,我自己也能找到,还是有点不切实际的妄想了。”

肖战挡了他的手,摸了摸他的脖颈,这里面的血管能变成铁皮下埋藏的电线,支撑着机器人的运行。张继科不能没事就转换成机器人,一来是军区现在不让这么做,二来是机器人形态下,张继科是没有心理活动,也没有感觉意识和自主思考能力的,当然也就不存在认不认得他们这些人。他的一切功能要依靠芯片控制,任何人说的话在这时对他来说只是一段系统分析和编码传输。

这就十分讽刺了。张继科的性格虽然算不上活泼,但即使安静,也总是有血有肉的。难过时不全然被难过侵扰,得意时连狂妄都像是刚沾过水的带刺玫瑰,漂亮里映了半面坚硬锐利的水光。他被肖战养的无所不能,从来也不是放在仓库里养燕子窝的次品,他是高端的战斗机器,从被设计出的一开始就被划归到了危险和让人闻风丧胆里。

这多不公平,张继科那样细致的人,连野心都全掏出来摔在战场上,有时连讲话都是低哑和慢的。却连自己的事都没有权利完全了解。

肖战斟酌了一下,没敢说什么偏激的话。他知道周雨和张继科关系不错,张继科自己心里肯定也有了打算,剩下的怎么解决,就不是他非问不可的了。给张继科留的空间越多,他越能多喘口气,快活一点。

“你自己看吧,你看你信不信。”

张继科舔舔嘴唇,说我明天打电话问他。

肖战想了想,没忍住反问了一句,“你怎么能确定周雨说的一定是真的呢?”
张继科这时候睡不着觉,一手捂住嘴窃笑了几声,转过来在没有灯火的夜里攥住了肖战的手。他的手并不大,但传输出了无穷的力量。

“是你教我的,要相信人类。”

肖战不禁愈加鼻酸,张继科与人类生活,说来并不容易,又要相处,又不能过多投入感情,像条迎着波涛的帆船,与汹涌的海浪相拥,又在风暴的中心孤零零的摇摇摆摆。

张继科不能爱上人类,人类也不敢爱上张继科。

“你不去睡觉,明天早上你邱哥醒了你都不知道。”肖战想挣开张继科的手,挣不动,推一推张继科,人家暗中使劲,也推不动,瘦的弱不禁风的样子,巧劲还不少。

肖战在这个停了电的,甚至有些恐怖的医院病房里想起来一些有关张继科的细小的琐事,在他的脑海中挤压。张继科第一次从制动台上下来时伸出来又缩回去的手,张继科在保险柜里输密码时通红的双眼,他身体里的芯片,他拍的照片,他在组装房里痛苦但极力压抑的呻吟,他第一次出任务时填了两个栏的名字,他去看自己的女儿和儿子,在脖子上打了精致的领结,问他们小朋友你们喜不喜欢机器人啊,哥哥就是,哥哥可以陪你们玩。

肖战记得那时候他家两个孩子还特别小,见了张继科呜呜的哭,搞的张继科还手足无措的向他抛来求救的目光。

他记得,张继科最讨厌别人提起他是机器人这个事,程序设计也绝对禁止了别人提起他的机器人身份。但为了逗小孩,为了逗肖战家里的小孩,张继科全然没有在乎。

就那一个瞬间肖战突然希望张继科再也不要回去了,他从未想只培养一个战斗工具,他的手下走出过科学家,空军,海军,机械研究员,维修师,说实话,在军区的作战综合能力都不算太强,独独这么一个张继科,一个任谁也无法复制的机器人,全能型作战机器人。

张继科有着人类的躯体,人类的形貌,人类的生活习惯,如果不是能以肉身承载上钢铁,如果不是手臂能变成枪管,肩胛能长出钢翼,骨骼能变成支架,双眼能发射激光或者火焰。
如果他不是个机器人。

而世上没有如果,现实不会改变。

“继科,不回去了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在国外散散心,多好。”

“散心是挺好的,还比较清净。”张继科看了一眼熟睡的,完全听不见他们讲话的邱贻可,收回眼神,落到肖战的衣领,再渐渐攀到肖战的眉心,很像是在直视肖战。

“但是,”他的睫毛扇了两下,“人类需要我。”

“那回去之后咱们不出来了?应该也没机会出来了。”

“也…也不行。”

“嗯?”

“我需要自由。”

张继科和肖战都沉默了一会,良久谁也没再开口。张继科还是紧攥着肖战的手不愿意松,像是要把平常他们错过的时光一并攥回来,再加上张继科心情不好时闹得那份通通补回来一样。

“问您最后一个问题,问完我就睡觉。”

“肖爸,你就诚实的告诉我,一开始设计的时候,到底我能活多少年啊。”

肖战对这个问题始料未及,他当然是知道的,可没准备过该怎么跟张继科说。眼下张继科算不上逼问,但和逼问无异。他试图吞吞吐吐,闪烁其词,假装不搭理,都被张继科追随的目光一一识破。

“问这个干嘛呢,好久好久,我都数不清。”

张继科看着肖战的样子,忽然很高兴的兀自笑起来,眼角皱起细细的笑纹。
“可我破铜烂铁,早晚报废。”

“您别老想着我,我本来是不是也不该来?早晚要走。”

张继科其实真的没有不高兴,甚至因为来到外面,可以说虽然今晚的停电让各种计划和休息都打乱了,但总体上事物全在向好发展,而且,他已经无数次验证了他心中本就很坚定的一个想法。

这么多人类,这样爱惜他。

张继科伸出右臂,胳膊上的肌肉逐渐变成了钢铁和电线,一层层的铁片合扣起来,关节连接处的钢筋代替了原先匀称的皮肉,钢甲覆裹着他整条右臂,电线缠绕连接他的五指,手腕和肩胛骨,与亮闪的铁片摩擦出电光和火光,发出烙铁烧红那种滋啦滋啦的声音。

他的右臂,已经完全变成了一条机械臂,空荡而黑深的几个洞口里,可以发出破坏力强大的激光柱。

如果他想,当然可以毁灭世界。

窗户还开着,风在后半夜渐大了,吹得他眯起了眼睛。他脑海里这时才真的没想什么,比如变成人类,比如消失,比如回炉重造。

“我的右臂好看吗?”张继科抬起右手,发出那种机械移动的声音。

肖战看他的侧脸,不免想起他十三岁时的样子,僵直而懵懂的,干巴巴的低着头叫他“肖老师。”那时候他刚被设计出来,还没有人类的感情,需要一段磨合期和试用期,本能的产生对设计出他的科学家的依赖。
十三岁的张继科…原来已经这么些年了,因为是机器人,有这样多的风波。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张继科没有睡意,现在搞得肖战也没有了。邱贻可四十八小时的危险期已过,张继科的闹钟只响了一声就被按掉了。他给邱贻可掖了掖被角,终于有了点要睡觉的样子。

他松开肖战的手,又去勾了一下他的小拇指,撒个手还恋恋不舍的。他忽然想起来什么,人都卷在被子里了,又半个身子抬起来问肖战话。

“如果有一天我能变成人类,我们去北极看极光吧。”

张继科没想到的是,没等到他打电话,周雨先跑到巴黎找他了。

邱贻可醒来之后精神状态和平日无异,他自吹自擂说维修师都是这样的,恢复得快,过不了多久就能身强力壮。张继科被他吹嘘的实在是烦,捂住他的嘴帮他拆纱布,护士一会来换药,先拆了旧纱布让他透透气。

邱贻可故意气他:“科子,你说一会来给我换药的会不会是个大——美女?”他边说边抬起没怎么伤着的手比划。

张继科嘴角一抽,很嫌弃也很诚实的回答:“不好意思啊邱大脾气,我觉得没有。”

他转转眼睛又仔细回想一遍,昨晚情况危急没注意看,那个小护士响什么样他都没记住,更别说前几天一群鸭子一样的医生护士了。他继续摇了两下头,罕见的调侃邱贻可:“卧槽老邱,我都在这了,你还看护士,你不厚道啊。”

以前都是邱贻可拿荤话逗他,现在他也用一次反过来压制一下邱贻可,还是挺舒适刺激没毛病的。他刚想趁着医生没过来复查再和邱贻可随便聊会天,毕竟他们安安静静聊天时候不多,就看见邱贻可努起嘴,朝他抬抬下巴,又一个劲的向他使眼色让他往后看。张继科不甚在意的边打着哈欠边转头,嘴上还要争个先,“急什么啊哪位领导又来了…”

他一愣,门外站着的人,赫然是周雨。

说实话,现在看见周雨真的是很尴尬的,先不论昨天无意中听到的话是真是假,周雨也算非常神出鬼没了。明明肖组出发后没有向任何人报备行踪,周雨是怎么找到巴黎来的?况且周雨现在这一身…确实不像周雨的风格。

他浑身湿透了,一身寒气现在门边,头发抹过发胶,倒是直挺挺的立着,扎眼极了。张继科不开口说话,他也不先开口,睁着一双大眼睛,钉在张继科身上。张继科往前走,他的视线就越来越往前伸展,张继科一回身,他的视线又安安分分的收回来,不动声色。

“杵那干嘛啊,进来。”张继科没再看他,只顾着给邱贻可剪纱布。几层纱布都拆下来了,张继科按了呼叫铃,坐在凳子上等着医生换药。等待的间隙还给周雨拿了条毛巾,拾到了一套衣服出来。他本来是想自己直接上手给周雨擦头的,一想邱贻可还在,这么干怪怪的,索性撇给周雨自行解决。

“外面下雨了?你擦擦换上吧。”
周雨先是把一些吃的喝的和买来的高档补品放在邱贻可床头的桌子上,接着就沉默的弯着腰在镜子前擦头发,不跟邱贻可说话,也不跟张继科说话。连邱贻可都有点惊奇,这是跟张继科待久了,行事都有点张继科做派了?

医生进来的时候张继科瞥了一眼周雨,周雨脸埋在毛巾底下,也掀开挡着的毛巾和头发往张继科这边看。他俩一同退了出去,在走廊里面对面沉默着。张继科这人最能沉得住气,一天不说话都没问题,他想等周雨先开口,就必定能等到。

周雨说,科哥,咱俩出去一天行不,我有话跟你说。

“在这说不行吗?”张继科反问他。

周雨没说行或不行,他看看医院四周步履蹒跚的老人,哭闹的家属,惨淡的雪白的墙壁,只说了句,求你了。

张继科此人不擅长求人,也不擅长被人求。身上那股不顾一切的狠劲全用给自己了,留给他人的,只剩下那片冷冷水光的余温。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包括肖战,转换成机器人是很疼的,那一部分身体转换了,那里就像是被千百个尖刀刺进皮肤,在骨头上狠狠地捣,将他的筋骨都翻转过来,恰好的贴合在机械上,和熊熊燃烧的烈火相碰撞依偎。

张继科是不多言的,不说的结果就是别人都不知道,连他的温柔也没法契合的赞颂。

邱贻可换好了药,端着手臂朝张继科看过来。张继科在门外向他指了指医院大门,意思是出去一阵。

“切,又跟小孩跑了。”邱贻可朝门外张继科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他和周雨去坐了摩天轮,升到最高处的时候能看见巴黎铁塔。张继科出神地望着窗外,什么也没有和周雨说。

周雨拖了他一天了,去公园,去动物园,去逛商场,干一些他们在军区也能干的小事,插科打诨,转移话题,正经事一件都没有说。张继科隐约感觉到,周雨在跟他拖延时间。

周雨连买了十张双人的票,准备坐五个小时。张继科其实多多少少有点恐高,坐在上面时不时觉得有点头晕,但也不太好说什么。他说不上周雨是有兴致还是没有兴致,总之周雨肯定有话要跟他说,等就是了。

巴黎的夜空里有很多很亮的星星,张继科几乎要贴到窗前去看,他的五官棱角太过分明,鼻尖已经挨上了窗户,眉眼却还有段距离,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觉得这个视野的偏差太不舒服,便把下巴往里收,头微微低下来,额头靠在窗上,玻璃的凉微微刺着他,鼻尖还是和窗户相亲相爱的靠在一起,反正只要不挤压到张继科,就也不算烦人。

“对面的情侣穿的像公主和王子。我眼睛好能看到。”张继科揉揉眼睛又眨眨眼睛,笃定的说。

“小雨,打扑克吧。”

张继科总会带点奇怪的东西,这时候又从裤兜里掏出一副扑克牌。张继科洗牌一向顺溜,边洗边点,五十三张,少一张大王。
周雨指指那副扑克,说哥你这个少牌。

“少个大王?没事,大小王都不要,也用不着那么多牌。”张继科歪着头看那一副洗好的牌,琢磨着玩哪种好。

“德州扑克你不会玩,斗地主人不够,打升级牌数不够…”

张继科冥思苦想了半分钟,毅然决然敲定下来玩穿火箭。

周雨看上去有点忧心忡忡,他捏着牌了还在问,哥,一会就十二点了,十二点了还打牌吗。

“谁规定的十二点不能打牌?没人规定吧。”

张继科甩甩手里的牌,扇了几下风,“一局定胜负,十二点之后我睡觉。”他扔了一张三在桌子上,“红桃三,我先走。”

“五。科哥,你不回去了吗。”

“十。你管这个干嘛,该回去就回去了,想不回去就不回去了呗。”

“凯。”

“尖。”

“不要。”

张继科扒拉扒拉自己的牌,洗的还挺好的,一个火箭再加俩二,估计能赢周雨。他扒拉出来一溜三四五六七出来放在桌子上让周雨自己看。
“你要回去就快点回去,我在巴黎有房子,你难道天天住旅馆吗。”

“住哪不都得追着你跑。”

“炸。”

“过。”

“科哥,如果一个人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原谅他吗。”

“周雨。”张继科指指手里的牌,“你肯定要输了。”

“科哥,告诉我,会吗。”

“不会。”

“那他改过自新呢。”

“看情况吧。”

摩天轮转到了最顶上,该是情侣们浪漫接吻的时候了。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会连敲十二下。有男男女女们在动情的高喊,许下永不分离永远相爱的誓言。

“张继科,我喜欢你,我向你坦白一切。”

张继科脸上那点微弱的笑意也消失殆尽,他弓着腰在狭窄的摩天轮里站起来,发现这个厢也没有那么矮才站直。他轻蔑的把剩下的三张牌随意的一扬,落在桌子上一堆乱糟糟的牌里。
“晚了,周雨,你没有出牌机会了。”

周雨捏着自己手里几张残牌,小心翼翼的连同桌上散着的牌,放回扑克牌盒里。




评论(11)

热度(74)

  1. lemoncineziiiic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