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iiico

张继科唯粉。张继科粉唯黑。与部分只付出爱意不求张继科回报的科粉正常交流。

【all獒】钢铁之躯 〖7〗

☑我感觉这章比前几章都好看一点!(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周雨和邱哥基本都要杀青啦,后几章主要都是老肖和阿科的内容…敬请期待!

☑大佬们行行好给点评论嘛…XD





【七】
“我一开始来边区,就被军区招走了。只是个普通人类,但他们说我会有用。”

十年前,周雨的二哥在伊拉克失联。当时周雨的父母向军区求救,并且答应了军区不改变周雨正常人体系统,会一直养到十八岁再送到军区,为军区提供一个普通人类。

军区是十分缺少普通人类的,他们拿许多非智能机器人做过实验,发现并不能将机器人的系统改造为人类系统,甚至维修师和科学家不同时支持,芯片都无法取出。实验失败后,军区开始广泛的吸纳普通人类。没有人来这个荒芜危险随时会面临死亡的地方,军区就开始以强制条件签订合约,安排招来的人类做一些情报工作。

而周雨是在背着包来到这个对他来说很陌生的军区的时候,才想起来还有合约的事情。军区总指示员把他们与周雨父母十年前签的协议电子版拿出来,放给周雨看。

“这是你父母与我们签订的协议,现在,不管谁跟你说什么,你怎样想,安排你做什么事,你都可以正常去做,你需要完成的只有一件事。”

“监视张继科,把他在干什么,训练什么,完成了什么东西,如实告诉我们。”

周雨第一个晚上翻来覆去睡不好觉,他觉得自己非常无耻。他还能想起来张继科拉他上来时坚定自信的神情,也记得张继科背着他时略侧向一边的身形。

后来他就知道了,张继科的腰是不太好的。

军区一开始没有向周雨告知张继科机器人的身份,周雨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监视张继科。他一边倾听着良心的拷问,一边跟着张继科的脚步走到他的调试室。

调试室内有一面毛玻璃,从外面看不清里面,周雨站在墙角,拿着军区给他的也镶了特殊材质玻璃的眼镜往里看。

他一看就吓到了。

巨大的机器人,横躺在占据整个调试室的机床上,插满了连接在一台驱动调试机器上的电线。那个巨物发出金属特有的光泽,在未开灯的夜里和亮起的红灯和显示板上的数字一起闪烁着。他的铁皮上镀了什么特殊的金属,发出荧火一般亮莹莹的暗金色,身体除了比人类大了数百倍,并不显得憨粗,被设计的像人体一样,充满了一种流畅均匀又磅礴的美感。那机器人的头颅,居然是一个金色黑色斑纹交织的虎头,睁眼的刹那,凶狠的,猎杀猎物的眼光全随着高昂的虎头和伸长的脖颈扑过来。

周雨从未看过那样美丽的一个机器人,他对于机器人的概念还停留在小时候玩的那种机器人小玩具,硬邦邦的,能在地板上滑来滑去,头和四肢可以动,有的上面有一个类似头盔的东西,或者电线,摆在柜子里比拿出来玩好看,那种银色的一般最拉风最好看一点。

原来张继科是个机器人,原来机器人有这样令人着迷的样子。
军区第一次找他的时候,是他和张继科住了一周以后。那天下午张继科跟肖战出去看电影,宿舍空了,他正在厨房里认命的收拾好被张继科批评过“太不干净”的碗筷,就收到了匿名短信。

“来地下一层东数第三个房间,向我们汇报。你知道我们是谁。”

他坐在椅子上很拘谨,主观什么也不想说。他知道他们不敢往张继科房间里放监视器或者针孔摄像头,都会被张继科的探测仪发现,只能靠人力来接近张继科。

他的面前放了一百万,那些人在他面前走来走去,又坐在椅子上。不断对他洗脑说,张继科是不应该出现的,张继科是异类,张继科与人类不同。

他脑子里混混沌沌,含糊的交代了一些无足轻重的事情,比如张继科去了几次楼下的超市,刷牙时候是用左手还是右手,他的牙膏用的什么牌子。

他很怕这些话达不到他们需要的要求,他的父母现在在伦敦,军区一查就会查到。以这个作为要挟,周雨只能勉为其难的为他们做事。

“我告诉他们你的调试室在高楼,但没有说在六楼,我说我把门开了一个缝,看到你在顺着楼梯往上走。”

“他们问我为什么我没有跟上去,我说你很谨慎,一直回头看,我不敢往上追。”

张继科从不回头看,做什么事都是,不屑于回头。

肖战以前问过他,军区如果派人来跟踪他怎么办,他们在第一次发现普通人类对于机器人的敌视变浓的时候,就假设过这个他们都认为可能性较大的情景。

张继科说,那跟就跟,光跟着我,能看出什么名堂来。

张继科的自信心是从骨头里长出来的,再加上他自我催眠,自信感像茂盛的草一样在他的身体里疯狂的席卷每一个据点。
对待周雨,他也是一样,他背负着使命感救下了废墟中的周雨,也固执的认为周雨一定时刻站在他,他们这边。他习惯于一味地对人类好一点,总觉得生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还把这种现象归结为“程序指使我的。”

周雨收了那笔钱,他权衡一下觉得如果推拒不收,难免军区那些人会起疑心。他把那一箱子钱放在了阳台,张继科在那里养了一些花,他就把箱子放在花盆后面。

军区似乎觉得他没用,不太信任他,或者觉得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来。第二次找他已经过了很长时间,是在张继科给他风衣的之后,他刚一走出地图,就被人拉到了一个幽暗的屋子里。
“张继科为什么给你风衣?”

周雨说我也不知道。

周雨这次是真的不知道,可就算他知道,他也再不会说了。他想,他不能再亏欠张继科了。每个晚上他几乎都睡不好觉,他想自己居然这样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居然这样对自己喜欢的人。他的手在被子底下按住心口,那里砰砰的跳的特别起劲,大概是因为愧疚。

他思来想去,跟家里也坦白了。他在一次休息日里去了附近一个网吧,用那里的电脑登录账号,给身在伦敦的家人发了邮件。

“我在军区当情报员,我不会回巴黎当医生了。你们照顾好自己,不要在伦敦呆的太久。离我越远越好。”

周雨删除了网吧里的记录,若无其事的晃悠出来,还给张继科带了他爱喝的奶茶。当时他没注意到,有两个人在他出来之后进了网吧,使用了他刚刚用过的电脑。那两个人只在网吧呆了不到三分钟就出来了,不是玩游戏的,这么短的时间,必定是查询什么资料,或者盗取什么信息的。

周雨沉默了一会,该说的都说完了,张继科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像是睡着了。周雨往前一动,他才抬起手来揉揉眉心,依旧闭着眼睛说,我没睡着,你有什么话今天一起说完吧。

“科哥,昨天医院停电了吗。”

张继科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又很快的闭上眼睛点点头。
“昨天是他们第三次找我。”

“他们对我说让我协助他们,是秦志戬来找的我,他们说电脑上显示不了你们的位置,派了马龙和许昕先来巴黎找。他们,说巴黎是老军区,你应该最可能来这。他们安排了停电 ,跟着医院里的护士,要趁乱一个病房一个病房把你找出来。马龙和许昕在你们一走就坐飞机来巴黎了,应该和你们是前后脚,我听到他们说什么录音机,但我不知道干什么的。”

“这是我知道的全部,也是我能告诉你的全部。”

张继科就那么闭着眼睛静静的听着,心下已经有了答案,只差一个电话来证明。不管是几点,只要他没回来,肖战肯定不会睡,既然没睡,那发现了什么,是必定会第一时间告诉张继科的。

“我怎么信你啊,小雨。你说他们利用你,要求你协助他们,那怎么没给你安排来巴黎的工作呢?”

周雨摇摇头,什么话都辩不明白。

张继科的手机响起来,他缩到座椅的角落去打电话,交流的很快,基本都是方言,周雨没仔细听,一句也不知道张继科在说什么,期间张继科看了他好几眼他也不知道。他就更不知道电话的内容非常劲爆。

电话是邱贻可打来的,维修师血统奇特,恢复能力和他们给机器人提供动力一样特别快。他开门见山,直接把自己看到的两件事都说了。

马龙和许昕在巴黎,他们病房内有一个很小的录音机埋在花盆底下,只能循环播放几句话。邱贻可闲的没事做,按开听了听。

“周家的小子不回来当医生了?”

“他不是去军区当情报员了吗…”

“嘘!别瞎说!”

“反正也没人…”

几个证据一连,张继科头脑中思路全清晰了。

周雨并非没被安排工作,他的工作低级而恶劣,如果不是他向张继科坦白的早,这个工作就变相的成功了。

他的工作,就是与张继科因为信息来源不对等和刻意的诬陷而产生隔阂,渐行渐远,逐渐站回人类的队伍中。军区不到没有放弃任何一个可以为他们所用的人类,反而用上了放长线钓大鱼这招。

张继科想想,觉得自己当初执意要去救人,也算是救对了。

他到达巴黎的当夜就把邱贻可送进了医院急救,当时他很长心眼的用了他认识的一个三年前来这做过手术的当地酒吧老板的名字,并且借到了身份证。因此,当马龙和许昕在停电情况下,即使浏览入院数据并且怀疑张继科使用了假名办理入院手续,也完全不会在短短几天内知道用的是什么名字。这里看病的大多是巴黎当地人,张继科借的也是当地人的身份证,就算马龙许昕拿“巴黎”这个关键词在电脑上筛选,也太难在上万数据中一一核对。

张继科之前不清楚,现在确定了,马龙和许昕应该是在他们入院后第三天到的,并且摸了医院的大致逃跑位置。他那天躲在病房里看那双手掰铁丝,还觉得动作很别扭,虽然流畅但不协调,现在明白了,那根本不是一双手,那是两个人的手,一只是马龙的,一只是许昕的。至于录音机是怎么安的,张继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也合理。

绝对不止是一台小型录音机,应该是每个病房他们都安了。病房里不可能同时没人,马龙和许昕白天没有医生证件肯定是进不去的,那么他们只能选择在外面安。张继科记得医院窗户外侧每层都有一个通风管道,在外面看是刷上了漆很有气势的,面窗一侧兴许是医院为了建高层节省经费,只保持着普通通风管道的样子,张继科第一天摸位置的时候,还想过从这里往下跳安全系数应该非常高,在三米距离内保持稳定还是比较容易做到的。

没想到这个逃生的绝佳位置被马龙许昕抢了先机霸占了过来。看来,录音机埋在花盆里就很好解释了。这本来是一个很危险很容易被发现的装置埋藏点,埋在这里最大的可能,就是通风管道与窗户还有一小段距离,手再长也伸不进去了。

他们安装录音机的这一天,张继科出去了一整天,查询这个医院的资料,不然都有可能撞见,那样会出什么事不堪设想,当然张继科也懒得设想。

他给邱贻可办入院时挑的是三楼的一个空病房,还挑在最边上。这一反他的常态,平日里他更喜欢住二楼,也喜欢挑亮堂一点的屋子,这次他的第六感告诉他,应该打破常规一下,或许会有用。

张继科神奇的第六感真的有用了。马龙许昕在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哪个房间的时候,重点关照了二楼几个中间的房间,一旦张继科出现,他们的策略是二打一,将张继科押送回军区,再和马龙解决奄奄一息的邱贻可。如果邱贻可能彻底解决,再关起来张继科,肖战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他们想了一圈,把什么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最后还没忘顺带着把周雨能剔除剔除,不能剔除就挑拨离间他和张继科的关系。当时周雨第二次被军区谈话时,马龙和许昕是不能参加的,自然不知道谈话的内容,但他们看到周雨从网吧里神色惶恐的出来,趁周雨什么都没发现,进入网吧入侵了他的账号,看到了他的聊天记录,他们那时候才知道,周雨是军区的情报员。当时他们只觉得信息量还挺大的,没觉得有什么大用处,可停电后盗取资料时,他们突然觉得这盆水泼出去也不错。躲在六楼门后的张继科没有听错,当时的两个人就是用了变声器的马龙许昕,他们并不是在谈话,而是在录音,那些录音机就是为了直接把这段音轨导入,确保张继科不管在哪个病房都能听到,并且以为是听到了路人的议论。

他们千算万算,没算到周雨能向张继科坦白情报员的身份。

如果周雨说的是真的,所有事情都是摊开在台面上来说了。他想,他只需要最后一次确定周雨的身份,说不定,明天就要和马龙他们正面对峙了。
他第一次觉得这么没劲,如果他们之间只有你死我活,留不住一点温情,那样真的很累。

“小雨,问你个问题。”

“医院的病历,还能保存的最早的,是多少年以前的。”

“五年前的就很少了,最早是十年前的,剩下的大多都销毁了,没销毁的在仓库里。”

这家医院确实有个仓库,离这里很远,设在里昂。他当时翻找时,也确实只找到一本十年前的病历,再早没有了。

“好吧,小雨。可以了。”

周雨没明白这句可以了是什么意思,他之前以为这是一场不用审判不用流程的斩立决,现在他的刽子手告诉他你还不用死。

他只能用尽量诚恳的,不颤抖的声音道歉。

“科哥,我对不起你。”

“我偷窥了你的人生。”

张继科咬了咬自己的指节,半晌无话。很多事他都知道,但说出来也怪难受的,尤其是周雨亲口承认的时候。不过,至少有些东西水落石出了。

“没事,小雨,说出来就完事了。”

周雨绷着脸,要哭不哭的一副表情。

“小雨,你背叛我了吗?”

周雨看向窗外,月亮他找不到,满天的星星,张继科很喜欢的景色。这样美的景色下,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雨。”

周雨对着窗户摇了摇头,没敢看张继科的眼睛,期盼的,或者失落的,现在在这个浪漫残酷的摩天轮上,他什么都不敢看。

“小雨,你没有背叛我。你自己记住。”

从摩天轮下来,周雨把最后一张票根也递回给工作人员,那个黑人看着手里二十张票根,又看看这两个男人,拿英语骂了好几句,看疯子一样看他俩。张继科个子高,斜睨了一眼黑人,没说什么,自顾自往前走。

张继科走路快的时候真的很快,周雨一不小心搞洒了那盒扑克牌,认命的蹲在地上一张张捡。眼看着张继科丝毫未发觉就要自己走回去了,周雨才不得已喊他:“科哥,等我一会!”

巴黎街头没什么人了,周雨这一嗓子格外响亮,张继科在原地站定,没有转身没有回头,双手还插在裤兜里,摆那种眺望远方的姿态。

周雨心中突然涌出种悲凉的,萧瑟的情绪来,心底有什么声音在提醒他,晚了,抓不住了。

“科哥!”周雨捡着那些被风吹的这一张那一张的扑克牌,奋力的朝张继科喊:“我说的喜欢你是真心的!”

抛开那些一开始的监视,那些我自己不齿的交易,我对你是真心的。

张继科觉得鼓膜在震,好久没听这么中气十足的喊声了,喊的他也挺想哭的,虽然别人想哭是真哭,他想哭也就是想想。
他与周雨隔了足有十米远,他的声音低沉,也远远比周雨小太多,不知道怎么的,周雨听他十米外的回答,就像是张继科站在他身边同他说悄悄话一样,喘着气音,又无比清晰。

“可是,小雨,你是完全的人类,我是机器人。”
“我们一点可能也没有。”
“记得你逃杀游戏里做的诡异的梦吗?我们只是自带装备不能使用,找个下家给出去,没想到你是那个反应。”
“你可以想想那个梦是什么意思。”

“对了。”张继科转过身来,手插在兜里,半夜的风猎猎的吹着,吹的周雨整个心发空。
“小雨,当时你在墙角,我看到了,我有探测仪,能感觉到,然后就往外看了。”

周雨手一抖,捡好的扑克牌又洒了一半,连那个黑人都看不下去,神情恶劣的发出嘘声。

原来张继科什么都知道。

周雨如坠冰窖,周身倏然寒冷起来。巴黎开始下起雪来了,也是,圣诞节要到了,也快到下雪的时候了。真冷啊。

张继科走过来了,踢踏,踢踏,踢踏,他鞋子的声音。他弯着腰俯在周雨耳边,声音很轻,像是飘在空中的雪里,马上就要融化。

“你死心吧。”

张继科直起身,走回他们刚刚坐的那个摩天轮的车厢里,在窗边掏出什么东西,拿着那东西走回来,周雨感觉好像是一张纸,带花纹的。

他把那个东西塞进了扑克牌盒里,说,“别再弄丢了。”

周雨抽出来看,一张手绘的不怎么好看的大王牌,和整盒精致扑克的气质不符,只有下面签名的字迹很显著。

张继科。

评论(8)

热度(75)

  1. lemoncineziiiic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