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iiico

张继科唯粉。张继科粉唯黑。与部分只付出爱意不求张继科回报的科粉正常交流。

【all獒】钢铁之躯 〖9〗

☑倒数第二章啦,明天就是大结局,我自己也有一点不舍。

☑身世大揭秘!

☑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一章,写的时候很快乐,又有文中的那种情绪,可以说作者本人也是很入戏了!那么就麻烦大家看看吧!

☑还是死乞白赖的求~评~论~从评论里看到大家对我的文章的不同理解真的是很高兴的事,谢谢谢谢!





【九】
肖战有好多次觉得,他是对不起张继科的。

十五年前。

军区初步规划,分成海军,陆军,空军三个军种,刘国梁当时带的是陆军军校,成绩并不如空军好。为了在军校中取得更高的地位,他暗中与几个当时还不是指示员的教官谋划了一个控制军区的策略,一旦立得住脚,他们就能很容易的在军区升职,三个军种都可以归他们管。

他们决定创造出一个机器人来进行实验,再逐渐推广,用机器人来控制军区。当机器人成为军区必须的战斗工具之后,他们在军区的话语权就将自然而然的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设计机器人在军区是没有先例的,不能说违法,但也超过了他们职业内范围。并且,倘若机器人对人类有威胁,他们恐怕担不起这个责任,还是多多少少触碰到了法律程序。最终,因为害怕制造出机器人后控制不好产生难以估量的危险,这项计划在边境海战来临前被搁置在一边。

肖战十五年前作为教官带出的队员平凡无奇,没有太拿得出手的兵,几乎没有什么打前线的,连在年终军演里能把总成绩打到前几名的都一手数的出来。在没有来边区当教官前,他被指派到越南当雇佣兵,主要负责武器研究,状况危机也会上前线。因为肩膀受伤对拿枪的姿势有影响,才选择了退伍,到边区当一名教官,说实话,如果他当教官又带不出来一个优秀的特种兵,那他这个教官来当的就还不如他自己做雇佣兵成绩亮眼,他也时常怀疑,是不是他训练的方法不对,他手下的兵不是体能不行,就是速度上不去,再不就是,空有狂劲,远不够狠。

当刘国梁以商量的口吻把设计机器人的任务交给他时,肖战说不上自己是不是有点惶恐,他的直觉告诉他,机会来了。

刘国梁跟他说的很明白:他是一个雇佣兵出身的老兵,但不是一开始就参与军区建设的,自然最好的兵员分派不到他头上,军校里毕业成绩优秀直接被收入军区给定编号的那些新兵,分也是最后才分到他。

“特种兵的话,老肖你就别想了,是哇,虽然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但我们特种兵是优先分配,并且自选的,是哇,是他们没有选你,我们也没有干涉。”

话虽刺耳,但肖战心里也明白,那群在军校里参加了特种兵训练的,大多心高气傲,必然是不会选一个手下优秀队员少的教官的。

如果是个机器人,那就不一样了。这相当于给了肖战一个自己提供最高配置的大机会,他本来擅长的就是电脑设计,不难在一年之内创造出一个极其优秀,各方面性能都顶尖的机器人,何况军区也答应好了给他提供良好的技术支持和设备供应。

刘国梁指着军用GPS定位的地点,对肖战承诺:“近五年你都可以使用这个地方,是哇,我们给你提供了安全清净的研发环境,是哇,好好干,军区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攻无不克的机器人。”

已经签下了条约,那么这个机器人的设计就具有了法律效力,可以说是正大光明的了。肖战总觉得有点不对,从刘国梁向他提出这个设计归他,到他在这纸合约上签字,只过了十天,他的设计思路和程序还没有编好,就已经坐上了去巴黎的飞机。

肖战坐在头等舱抱着自己的电脑打字,看向窗外层叠厚重,盖住了整个城市,很是扑朔迷离。他突然觉得,自己是草率了一点。

他急于设计出自己的作品,来证明他是个不错的教官。但他心里完全没有底,机器人设计出来,到底会不会毁灭世界,以及,到底怎样让一个智能机器人,拥有人类的意识。

刘国梁要的就是这个。

原本的计划在海战开始前被搁置,原因只是在于在边区政府会议上这个计划没有被通过,别无其他。设计机器人又危险又耗费财力,在政府看来这不是有利之举,自然被驳回。驳回是驳回了,可刘国梁的野心还没完全被驳回。

强大的机器人被设计出来并且应用在战争中,木已成舟,政府不会强硬的毁掉机器人,顶多是罚钱,官司都不会打过来。对付政府要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军区力量再大一些,掌握了政权,控制整个边区,把政府架空,是早晚的事。

但总归是要冒风险的,刘国梁知道肖战一直需要一个机会证明他的能力,也想要在军区得到更多的话语权,那他不妨做个好人,把这桩美差事拱手让给肖战,正好肖战也算捡个便宜,他也少点担心,倒是两全其美的。

至于真要是查出来什么…那张合约又不能拿到政府那里盖公章,当然和一片废纸没区别,他们给肖战打包票十天合约到手,直接给他买了十天后飞巴黎的票,肖战觉得太仓促了,可军区一直说时间都够,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别的。临上飞机才把合约给他,他都没仔细看两眼,机场就催起登机,肖战也只好匆匆上下打量几眼合约,内容是啥一概没看清,也就稀里糊涂的签上了字。

坐上去巴黎飞机的肖战不知道,短短一两秒,他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也从此惹上了张继科。

肖战在巴黎落地后第二天收到了刘国梁的邮件,里面只有几个字,很简单。

去老军区六楼。

肖战坐着电梯到了六楼,电梯门一开,一股冷气笼罩了他全身上下,肖战完完全全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一个机床被放置在一个透明的柜子里,应该是一个专门打的冰柜,大小放下一个机床正好合适。

那个机床上,躺着一个约莫十岁的少年。他像是睡在里面,样貌很清秀,表情也不痛苦。

手机嘀嘀响起来,又是一封邮件。

“肖教官,你看到实验室里有一个小孩了吧。他原先是军区里一个神枪手,很擅长远程狙击,是他们同批军校生里最优秀的一个。他胆子很大,不算太服管教,虽然他自身条件好,但也不是任何教官的直属弟子,所以牺牲他也激不起什么波斓。他是军区带上战场中最小的,那时候约莫十岁?我们也记不太清了,他现在能有十三四了。”

“他当时潜伏进对方的军队里,和几个特种兵一起端了人家老巢。他被一个钢板砸到了,胳膊当场就断了,腰也砸折了。后来治了一阵也没起来,应该是腰的问题,才能站不起来。”

“这个孩子的资历很好,应该是从小接受军事化训练的,从拿枪拿刀到选择隐蔽点,都非常专业。治疗的时候,他站不起来,疼得厉害也不哭不闹的,不像个小孩子。而且,他的眼神太凶狠了。”

“我们其实当然是可以给他治的,治个三四年,他也不会像他以前那么有用。军区干嘛要养一个废人呢?如果他再有什么怨恨,怨我们让他受伤了而去投奔别人,那我们就是养虎为患。所以,我们决定不治了。我们把他的细胞冻了起来,连同他的身体都冻上了,这项技术应该是成熟的,他出来以后应该可以活。当初我们冻他的目的就是等今天,可以拿他做一些实验,或者对他的身体进行改造。”

“肖教官,现在你可以把他改造成一个机器人了,我相信你会成功的,祝你好运。”

肖战不知是因为站在冰柜旁边还是怎么的,一股凉意从脚底传来,直达四肢百骸,他看着那个冰柜里睡着的少年人,清秀的,安静的,肖战刚看他都有点分不清男女,听这意思是个男孩。

这是怎么样一个男孩,能让军区的一群成年人惧怕到要毁灭他呢?如果自己把他带出来,他真的能完全信任自己吗?

肖战这时才看明白自己的处境,已经逼成了夜晚游轮的掌舵手,即使什么也看不清,也不能弃船逃跑,也不能撞上冰山。
那个冰柜不是一个普通的冰柜,普通的冰柜也保存不了人体细胞。他仔细看那些冰,其实并不是冰,是透明的液体和营养液,混杂着一些冰晶。旁边有一个按钮,还有一个盛着透明液体的管,管中应该是这个冰柜里液体的提取物。

肖战想,应该先把这个孩子放出来。把他改造成一个机器人,改造成一个什么样的机器人,到时候再说。

他们有五年的时间可以在巴黎一起度过。即便他不好,顽劣,危险,凶狠,乖张,即便因为种种种种原因他甚至被冰冻在这里,肖战也不能在还未认识他之前,妄下定义。

他的手在按钮旁边打转,食指已经挨到了按钮的边缘,又触电一样收回来,再往前探一点,到按钮的中央,肖战的手掌现在半抬着,一放下,这个冰柜的玻璃门就会打开。

他该怎样面对呢,一个陌生的孩子,一个隐蔽的任务,一个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

这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他可能都是在没有知觉的情况下,或者酣睡的时候被带到这里冰冻了几年,他没有选择的权利,他的人生从他踏入军区的一刻就已经被拉向了所有人都未接触的轨道上,留他一个人飞驰。这段轨道究竟是长长的天路还是一节断轨也无人知晓,会不会飞奔着就跌下悬崖也不知道。

谁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肖战终究按了下去,玻璃门缓缓打开,那孩子周身的液体向中间聚拢,把孩子托起来,肖战不是很敢碰,又想伸手去抱他。他迟疑一下,空端着手臂,要放不放的,孩子已经睁开了眼睛。
“你好啊。”那孩子盯了肖战一会,眨着眼睛对肖战笑。他从液体中坐起来的时候,脖子上一个项链来回摇动,带的不是很紧,肖战才看到,那个说项链又短了点说项链又长了点的东西上,写着这个孩子的名字。

张继科。

张继科比肖战想象的闷了太多。肖战以为,这样一个小修罗,性格应该挺疯的,估计闹起来和个熊孩子一样。他在确定了张继科能正常说话正常饮食,只是不记得以前的事的时候,肖战放心了一些。有些事情一辈子都不要回忆起来比较好,那些大人的事留给大人解决,他不需要再知道更多。就算有一天他会知道,那就等那一天来了再说。

他给了张继科一把枪,让他自己去玩。说是自己去,其实肖战在门后面暗暗观察他,怕他在街上打到人。

张继科被封冻了五年,什么都忘了,连他自己今年十四岁这个事都不知道,还是肖战在销毁他身份信息时候看到的。可他的身体本能居然没丢掉,熟练的组装,试扳机,上膛,一气呵成,肖战看的有点呆,不愧是军事化训练出来的小孩,肌肉记忆这么强。

“你去打一只兔子。”肖战随口一说。

谁知张继科摇了摇头,特别正经的告诉肖战,兔子那么可爱,要保护它们,不能打它们。

“你跟谁学的这些话呀我的娃娃!”肖战失笑,张继科这小孩未免太有意思了,还这么有爱心呢。
“本来就是这样嘛!”张继科挺挺瘦的薄薄的胸脯,特骄傲似的。

最后张继科选了个铁柱子打,那节铁柱子立在路最中心绿化带里,十分破坏美感,张继科一枪打的稀碎,整个被子弹削平了,还没有燎坏两旁的绿草。

肖战暗暗在心里给张继科作了个揖,面上笑着给张继科竖了大拇指,张继科抿着嘴,笑得又得意又腼腆,和他拿起枪闭上一只眼睛瞄准,眼神坚毅,志在必得又冷峻的样子判若两人。

肖战看着张继科上挑的眼睛,想着自己大概找到了想要的那员猛将。

张继科总体来讲挺可爱的,跟个十三四岁小孩差不多,有点幼稚又有点淘,机灵聪明。肖战不太特意让他练枪,张继科早晚是要成为机器人的,他的程序设计正在一步步完善中,离张继科变成机器人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还没有向张继科讲这些,他需要对张继科负责一点,做好一切准备。

肖战没有选择在张继科身上直接植入芯片,那样张继科的身体如果和芯片产生强烈的排斥反应,小孩子还是柔弱,出了命案,军区不会当回事,顶多归入一次失败的实验,但肖战这颗心就永远不用放下了。

张继科像他的孩子一样,或者说就是他的孩子。他让张继科去上学了,张继科说他听不太懂英语,他单肩背着包,一步三颠的顺着楼梯跑上肖战的电脑屋。

“肖爸!我回来了昂!”

“嗯!回来好!我在工作的嗦!”

张继科满脸期盼的问:“我能不能稍微看那么一下?”

肖战拒绝的也干脆:“不行。”

张继科气哼哼的跑下楼,又咣咣当当的跑上来,楼梯都要被他摇掉了,真是从跑步声音都能想象到当事人生气的表情。一杯茶恶狠狠的放在肖战面前,没等肖战说话他又火急火燎的跑下去,真感觉半分钟内地震了两次。

肖战摇摇头,无奈的笑着喝了口茶,泡的还挺好。他扯下来茶杯背面粘着的便利贴,也不知道张继科这是什么神级整理癖,这都能翻出来。

“早点休息!!!”便利贴上面拿红笔歪歪扭扭的写着。

肖战仿制了几个类似的空芯片,拿白鼠做了实验,发现排斥反应很强,白鼠一天就死掉了,受不了这种电流。他心下担心,张继科身体素质再好,和能不能接受得了芯片与他的排斥反应是完全无关的。他还是害怕张继科受不了芯片嵌入身体,也怕张继科什么都不记得。

张继科在植入芯片,并且改造成为一个机器人身体前,是要全部格式化的,他当然不会记得肖战与他是怎样相处的,他们还需要重新磨合一遍,而且这一次,肖战要磨合的或许会是一个冰冷的,无动于衷的张继科,或许,他不知道。

他不能让张继科以身试险,但又必须要让张继科成为机器人后,仍然能拥有人的感情,人的内心。他思来想去,最后决定,把芯片先暂时储存在自己身体里,让芯片和人类身体有一定适应期限,也向芯片里输入一些人类身体结构的信息,排斥反应什么时候影响变小,他再改造张继科。

张继科永远能记得那一天。即使被格式化后,这一天成为他记忆里关于从前唯一一个断片,张继科也能在梦里清晰的辨认出,那个躺在机床上冷汗直流的人,一定是肖战。

他放学回来就去踢球,和他班上新转过来的马龙和许昕踢球。马龙和许昕住在他隔壁的隔壁,踢完球还可以和他一起回家。
“我心慌,真的。”张继科摇摇头往绿茵场边上一蹲,腰被抻的疼,赶紧站起来直直腰,姿势都僵住了。他的几个同学都上来关心他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疼,还是心情不好。

“没有没有,挺正常,别的都挺正常,就是心慌。”他拿毛巾胡噜了一下头发,着急的把毛巾球鞋都乱七八糟的往包里一塞,跟他们告个别就跑了。

他现在只想回家,他的直觉告诉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心跳的太快了。他说不上为什么自己有这种感觉,按理说是不应该有的,最好这只是他自己在瞎猜。他先是小步跑几步,最后还是迈着大步飞奔,他一定要看看,到底家里发生了什么。

他脱了鞋甩到一边,实在是觉得这样太乱,跑上楼又折回来,气急败坏的把鞋摆好。他上楼时候还是倒了杯水,倒烫了点,他姑且先捏着边缘,一会送进去给老肖喝。
他上楼去,看见肖战的电脑屋关上了门,伸手推开,他听到里面像是电器启动的声音,在房间里面越响越大。他往里面再推开就是机械房。

肖战仰躺在机床上,大约是心口的位置嵌入了一枚芯片。他被排斥反应弄的很难受,按住心口几乎要从机床上掉下来跪在地上。

“肖爸!你干什么呢!”张继科敲着实验室的门,门被从里面反锁了,他怎么推都推不开,手被热水烫到了也浑然不觉。

肖战躺在机床上,双腿发软,他也站不起来,芯片排斥身体的巨大力度使他全身的神经一起忽疼忽失去感觉,像是被人抛到空中又摔打下来。这种感觉已经持续了半个小时,但令人庆幸的是,肖战最终镶进去了这个芯片。

他知道张继科在门外,也听到了张继科砸机械室门的声音。他的手还有力气,还能动,流失的体力要一点一点恢复,他暂时起不来,只用右手微微抬起来一点,来回摆了摆,做了一个让张继科走的手势。

张继科没有走,他在门外拿着那杯很烫的水,握的死紧,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忍住他说不上是难过还是感动多一点的眼泪,才能把他那些心疼憋回去。

“你太烦了,肖爸。”张继科在门外,低着头带着哭腔,说的咬牙切齿。他又抬起头看里面的肖战,恢复了一点,正在冲他笑,他把头偏过去,又气不过一样抿了一口滚烫的水,觉得实在是太烫,才大发慈悲兑了点凉水进去。

适应芯片用了一年的时间,肖战也在这一年里逐渐了解张继科。真的很可爱,一个可爱有趣的小孩子,一个能力强,胆大果敢的小孩子,只是因为一个燃烧着烈火的眼神,因为所谓的“这种小孩不除掉太危险”,他的命运从此被强行的改变。

肖战看着张继科,个子已经比他高了,踮着脚去晾衣服,还要仔仔细细抻平整。他穿了件垮大垮大的白t恤,大的简直像穿裙子一样,都看不出来他下面穿没穿裤子,两条腿上的肌肉像是打磨好的艺术品,那么大的衣服,估计是他图省事把自己衣服拿来穿了。

他无法停止自己去想,张继科怎么会想过投敌呢,从他战争受伤,到他被冰冻,他从没流露出一次想要离开的想法,是军区率先揣摩了他的意思,而且不管是否揣摩对,就给他的人生下了判决书。

张继科什么都没有说过。

张继科能说什么呢,张继科知道多少呢,军区不过是需要一个活体实验品,正好拿他开刀罢了,说的冠冕堂皇,不就是做了个当事人不知道的地下交易。

芯片的影响半年的时候就减弱了,那个时候肖战已经可以给张继科植入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什么东西都是早断早利索,拖得越久越心软。道理他都明白,可他一天天看着张继科乐呵呵的,温温柔柔的,俏皮的,安静的样子,总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张继科说。

肖战总觉得,现在自己就是坏人团队里最不坚定的一个,明明是他自己掌刀,还被猎物的美色迷惑。

不只是美色,他被一个小孩子的细水长流迷惑。

芯片在他的身体中磨合期到期的那天,窗外一直淅淅沥沥的在下雨。张继科总说,下雨对他的心情没有影响,但肖战看他不能出去踢球,无聊的坐在沙发上晃着腿,没意思的要发芽了,整个人昏昏欲睡,下一秒就能倒沙发上睡着。肖战把他叫起来他也不愿意动,往肖战身上一挂,让肖战给他抱到了实验室。

“干嘛啊。”张继科揉揉眼睛,看着实验室最大这个机床。他知道肯定是有事要发生的,但也不清楚是什么事。

他第一次听肖战语气这么郑重和严肃。

“继科,我要给你植入一个芯片。从今天以后,你就不会记得之前发生过的事了,当然也不会记得现在咱俩这段话。我会改造你,你就不是一个人类了。但我希望,至少你现在知道,选择对你植入芯片,是因为你很好,你比别人都好。”

张继科眨眨眼看着肖战,他总觉得肖战要哭了。哭什么呢,是不是一个人类又怎么样呢,记不记得这段时间又怎么样呢,是肖战来打开了冰冻他仪器的玻璃门,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冻在里面,可能是受过什么致命的伤吧,肖战没跟他讲过,他也觉得不重要。重要的是肖战开启了他的新生命,肖战每天都对他很好,肖战一定很爱他。

那就够了,是否改造,改造成什么,他都觉得无所谓,就算不记得肖战,他们还可以有很多日子去相处,不差一天两天,一年两年。

他总会和肖战一起,度过长长久久的日子的。

张继科仰躺到机床上,几个固定器桎梏住了他的手脚膝盖,他不能动弹。他听到肖战问他,你不都不问问你会变成什么吗,你不怕我骗你吗。

“有什么好问的,你怎么会骗我。”张继科听到传送带启动的声音,也逐渐觉得自己大脑里开始时不时的变成一片空白,有的记忆在断掉。“是不是人类算什么,你对我最好了。”

他知道自己在被格式化,他渐渐离得很近的事情都记不清了,被传送带送进去的一刻,他突然条件反射的握住了肖战的手,又被机器运转的力量带的逼得松开。

“你是谁…”

“我相信你…”

肖战坐到电脑前,双手捂住脸,到底没忍住。

五个小时的调试后,张继科成为了机器人。

即使有着具有人类情感的芯片,这个芯片的适应也需要一段时间,肖战对张继科的不熟悉有心理准备,张继科在很长一段时间都需要用机器人的系统分析与人对话,逐渐适应后才能正常交流。可当他看到张继科冷漠的眼神,看到他没变成机器人时也目光空洞的样子,还是觉得又可惜,又难过。他不断的劝自己,他的张继科会回来的,他的张继科早晚会像以前那样粘着自己的。

但是需要时间。

“你是谁?”他听到张继科一脸防备的问他。

肖战努力扯出一个笑来:“我是设计你的科学家。”

他跟张继科讲,说现在开始,他要接受一个机器人的训练,他会在几年之后把他带回军区,而设计他的目的,是希望他可以保护人类。他告诉他,他有一定的存活年限,现在自己不会告诉他,希望他和人类好好相处,好好生存。

“你的系统有自毁程序,这是没办法的。如果有人问你,“张继科,你是机器人吗”这句话,会启动你的自毁程序,前阶段有自毁保护,但总有一天会没有,所以千万不要让别人对你说这句话,必要的时候采取强硬措施都可以。”

他看张继科坐在他旁边,眼神落在地上,好像没听进去多少,也不回答他的话。这是他的张继科,也不再是那个小孩子脾气,安安静静的,又弄的家里热热闹闹鸡飞狗跳的张继科了。
他问:“继科,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张继科点点头,开始看窗外的天空。他看了一会鸟,又看了一会云,转过头来问肖战,为什么我是机器人,不是人呢,我也想做人类。

肖战脑子里突然想起来张继科改造前说的那句话。

“是不是人类算什么呢,你对我最好了。”

张继科从窗台附近走过来,身体的本能让他和肖战不自觉的亲近。他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芯片的缘故吧,也可能是肖战是他的科学家,他总觉得在肖战身边,很有安全感。

他看着肖战的眉眼,看着肖战的神情,他那时候刚变成机器人,就如同刚出生的婴儿,没有什么情感意识。可他那时候脑海中突然就闪过了一句话。

他在担心我吧。

“如果我是个人类就好了。”张继科对肖战说。“那样我们交流起来一定没有现在这么难。你一定对我很好吧,我想跟你说很多话,不过我是个机器人,也不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说不出来什么话。”

“我很想做个人类啊,你一定和我有很多故事吧。”

肖战把张继科搂在怀里,良久没有出声。他在心里默默的说,是的,我们曾经有很多故事,你都不记得了,我还记得,我什么都知道,可惜不能告诉你。

他说,继科,从现在开始,我们会有更多故事的。

这些话被马龙和许昕全盘听到了。他们先是诧异,然后进入了一种的厌恶和好奇。原来秦志戬把他们当时送到这里,告诉他们借机监视张继科,监视的是这个。

军区安排了肖战进行机器人设计,对肖战是一点也不放心的。他们想找两个底子干净的生面孔去监视张继科,这样肖战也不会发现。

马龙和许昕是秦志戬的徒弟,军区选择设计机器人主要是为了作战准备,少部分非智能机器人也已经投入到战斗中,连带着机械维修师地位远超过普通人类。然而,秦志戬的两名直属徒弟都是纯人类,不具备维修师血统,他就希望他们能参与到机器人设计,可惜这个计划被派给了肖战。原本这个事情是只有教官知道,不许向下透露风声的,但秦志戬违反了规定,擅自把马龙许昕送到了巴黎,他俩也因此接近了张继科,偷听了机器人的事。

马龙和许昕觉得一个好端端的人能变成机器人,是个特别离奇有趣的事情,而且张继科和以前确实不太一样了,人好像一夜之间冷了很多。他们对这个新鲜事物还是有敌意的,秦志戬常常会和他们说,机器人没有感情,是一堆冰冷的钢铁,他们的思想里,从知道张继科成为了机器人的那一刻,就已经埋下了划清界限和嗤笑的种子。

张继科经过了一个月的调试,系统足够完整了。能不利用系统直接听懂人的指令语言,只是没有七情六欲,让干什么干什么,不流泪也不笑,除了比以前还要精致好看,其他都让人担忧,他什么时候能变回以前的样子。

他们和张继科还是会一起踢球,张继科不怎么去上学了,马龙和许昕也没机会知道他在干什么,肖战把他们的老军区基地,也就是张继科直接叫“我家”的地方封锁的更严了。那以后他们就没法偷听了,只是把张继科的自毁指令和肖战那段话给秦志戬发了回去,秦志戬又发回了军区总部。

他们在一次踢完球,张继科喝水的时候,对张继科说,你不是人,不能喜欢别人,也不会有人喜欢你。

“肖爸喜欢我。”张继科慢吞吞的说。

“不会的,他只是把你设计出来而已,工作关系你都不懂啊?”

张继科没答话,马龙和许昕以为他的系统没听清,笑嘻嘻的先跑开回去了。

肖战洗漱完毕准备睡觉的时候,才看到张继科站在门口,也不说话,走路也没声,还给肖战吓了一跳。

“你这么晚了不睡觉啊。”

张继科就倚着门不说话,也不走。他的眼睛在黑夜里,那种流出来的光就更清亮,他现在没有钢铁臂了,只是个看上去瘦高孱弱的少年,他的目光有点祈求的意味,又很笃定,像是已经在心中做好了什么决定。

他慢慢的走到肖战的床前,把手放在心口的位置。那里嵌着他的芯片,他使劲往外拽了一下,衣服被拉扯的皱起来,那块皮肉也生疼,可是张继科连皱眉都没有。

“我想做个人类。”他说。

评论(25)

热度(89)

  1. lemoncineziiiic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