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iiico

张继科唯粉。张继科粉唯黑。与部分只付出爱意不求张继科回报的科粉正常交流。

【all獒/科中心】旁门左道

没有车,我不会写车😭暂时还是非常清水的ABO
这章没有小胖的戏份,不打胖獒tag了。

11.可能出任务比较紧张,荷尔蒙比较爆棚,张继科的发情期总赶上出任务。
比如在天台狙击,张继科一枪打穿人家肩胛骨之后皱着眉头下来跟肖战说,肖爸,我难受,都是水。肖战那个心疼啊,心疼还不让别人给永久标记,说这是继科的终身大事,要好好挑选。急得基地里的alpha咬牙切齿的。一到张继科发情期,基地里随便过去一个人,眼睛都是红的。
憋久了。

12.一到发情期,张继科反应其实不大,就是滴水,然后人软。肖战不愿意别人标记张继科,总觉得那样是把张继科嫁出去了,于是每次发情期都让张继科一个人去基地花园歇着。肖战就在基地里转悠看住alpha们防止有人有拱他家omega的意图。
周雨和樊振东特别急,听肖战的意思是想近两年选一个,要考虑综合素质,要看对张继科是不是特别特别爱护特别特别好的。
周雨樊振东都想这点我满足啊。
转头肖战又提出来,我儿子比较特别,战斗力比他低的不要。
张继科在基地花园里懵了:我咋不知道我说过这话?

13.周雨不是随便喜欢张继科的。
他刚来基地那两年,十几岁,别人看他瘦瘦小小不和他一起玩,格斗赛不带他,逃生训练大家组一队不给他留水喝。周雨特别委屈,但基地的男人不能随便说哭就哭,那太没有男子汉气概了。
他躺在山坡背面,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树,围住了这片区域。他是自己走下来的,没有队友,随时可能被狙击出局。
周雨不想放弃逃生训练,但他特别累,特别渴。

14.张继科抖掉身上的树叶,嫌弃的把机关枪上的灰一点一点掸掉。他从山洞里钻出来,迎面撞见躺在山坡上一看就特别累的周雨。
“你怎么了?”张继科走过去摸摸周雨的头,又摸摸他的脸,“你发烧了吧。”
周雨摇摇头,指指自己的喉咙。他不知道来者身份,但身体本能让他向张继科寻求帮助。
张继科蹲下来直视他的眼睛,“你生病了。”他说。“坚持到现在很厉害,到还要继续坚持下去。"
他给周雨喂了自己水壶里的一半水,看着周雨大大的眼睛,他又喂了另一半水。
张继科的水壶空了,周雨的喉咙和心满了。
他还要继续坚持下去。

15.张继科那个晚上把周雨背到一条河边,拿水打湿毛巾敷到周雨头上。
“其实应该拿热水,这里没有,将就一下。”
张继科把自己背包里的干粮,和他找到的一些果子喂给周雨吃。他的瞳孔在日光下颜色有点浅,那时候映着月光却很深很亮,周雨那个晚上没有力气说话,却记住了这双眼睛。

16.第二天早上醒来,周雨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张继科的名字。
张继科没告诉他名字,他让周雨好好继续逃生训练,回基地就会知道了。
“加油,小朋友。”
他扛起自己的机关枪,手一撑攀到了石头上,准备往山上爬。周雨仰着头看他灵活的身形,看他扛着笨重的机关枪拨开灌木丛和荆棘。张继科告诉他了一条小道可以到山顶,自己却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林道。
周雨知道,规则是不允许两人同走一条路的。
“我不是小朋友!我叫周雨!”周雨向张继科的方向喊。
彼时张继科一脚蹬在山崖上,一脚悬着没处踩,手里薅着一条藤蔓,另一手扶着他的大机关枪。他腾不出手,只能侧过脸含着笑意点点头,表示他听到了。

17.人生若只如初见,小雨可爱笑的甜。
以上是发情期闲的无聊的张继科作的打油诗,还自认为自己作诗水平很高很厉害。
二十几岁的周雨眼睛依然大,表情难得一见冷了一下:“老张,你在发情期,注意收敛一点。”
张继科满头问号。
“你再作诗不如趴着作,我顺手标记你一下。”
“继科咋最近不作诗了?”肖战一边炒菜一边问。四下无人回答,张继科窝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啊……就是,水平一般,准备再修炼一下。”
肖战乐了,说不用啊,水平挺高的,继科你随便作诗,我们随便听听。
张继科摸摸自己肩膀上的牙印,觉得有点冷,把领子拉高了点。
他心里默默叹气,小雨大了,是个敢威胁我敢瞪我敢咬我的alpha了。

18.那年的逃生训练里,张继科其实最后就拿了枪,他把背包留给周雨了,里面还有一些压缩饼干,一些果子,一个烟雾弹。他做好了一天突围的准备。
如果一天不能突围,他就只能在山中等,只有基地判定队员处于休克状态才会营救。
张继科的字典里没有假设,也没有如果。

19.周雨从小道上山,路并不直,但也不危险,他听着两边丛林中有炮火在响,还有烧焦的木头味。他并不觉得怕,只想快点上山。如果到了山顶,或许会有长着漂亮桃花眼的小哥哥,自己可以把背包还给他。如果有下次训练,他希望可以是自己给他打水,保护他,照顾他。
张继科在山顶用机关枪扫射,他半跪在地上,肩膀和腰却完全抻开,打枪的姿势很漂亮,像一头准备好要伏击猎物的老虎。

20.张继科真的在一天内突围了,他的脸上刮了一个小小的口子,在眼睛下面一点,不仔细看看不出来。老肖看到了,逼着他贴创口贴,还看着他三天不许沾水,否则会留疤。张继科完全不听,兜里装了一打创口贴,老肖一来就贴上,一走就撕下来。
周雨那场逃生训练排上了名次,成为了基地正式队员。他背着包在训练场里看老队员们训练,在射击场看到了桃花眼的哥哥。
张继科用手揩了一把头上的汗甩掉,眨眨眼睛,睫毛上也糊了一层汗。他把训练的t恤衫下摆拽上来擦汗,腰上的筋肉随着手臂的动作来回伸展收缩,胸膛也随之起起伏伏。
“小……周雨?”他余光瞥见了周雨,想叫小朋友,又想起了人家的名字。
周雨背着他的包,睁着大眼睛仰着头看他。

评论(10)

热度(189)

  1. lemoncineziiiic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