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iiico

张继科唯粉。张继科粉唯黑。与部分只付出爱意不求张继科回报的科粉正常交流。

【all獒/科中心】旁门左道

感谢各位评论的大佬,你们的评论我都有很珍惜的仔细看,比心。(评论里有一个我认识的人可我不敢告诉她这文是我写的我好纠结(●—●))
三剑客大三角没有了,现在是胖雨獒大三角。
今日没有啥胖獒戏份,但下次应该又有了,所以蹭个胖獒tag,虽然今日肖爸没出场,但我还是蹭一下肖獒tag
明天不一定能更新,到后天应该是能的,这事说不准。
我的废话是真多-_-#


31.
论执拗张继科肯定是祖师爷级别的,他心里决定好的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肯定得是一个去找方博,一个去找周雨。让张继科在山顶正面攻击胜面大,因为张继科猛且准,除了身体消耗大以外,其他任何指标都表明他适合近距离长线战斗。而小胖的远距离狙击技术近两年非常成熟了,找到方博一起垫后没啥不对。
樊振东心里也清楚自己适合什么,他只是不愿意张继科和周雨冒险,对方生死未卜,自己提心吊胆的感觉,真尝到的时候是非常难捱的。
可最终还是得他妥协。
樊振东后退一步,转过身走出了山洞,沿方博留下的信息素追踪方博行踪,大致定了位。信息素追踪的准确性很一般,还有点时断时续,到这时候也只能赌一把。张继科在山洞里缓了一会,看小胖走出去,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山洞里暖和一点,动一动腰已经没那么疼了,张继科又将军刀拿出来,把山洞顶上和边沿一些碎土块和石块敲下来,保证岩石是大块的结实的,方便攀岩。他把军刀狠狠地插进岩石缝中,借着腿和胳膊的力量抬起了整个身子,再快速的把腿收回来,落到岩石面上。

32.
没有人会觉得张继科是个omega,也没有人会觉得张继科不是个omega。
这话是周雨说的,那时候他和樊振东被王皓带着出去喝酒,喝多了放飞自我神志不清时候说的。说的极其拗口极其在理简直让人声泪俱下痛哭流涕就想给他鼓个掌。
一开始基地收人员是要求第二性别的,beta不收,omega不收,基地要培养全员alpha,体能好,战斗力强,凶狠的像是一门门大炮。
张继科他爸小时候就是按培养基地行动队员的标准培养张继科的,没有什么玩具和童年,有力量训练,野外求生,跑步,蛙跳,和不完成日常训练时候的惩罚,会被罚跑圈,也可能不许吃晚饭,屁股和大腿上有挨打留下来的一道道棱子。
刚知道基地不收omega的时候,张继科是非常闹心的,他很迷茫,就如同他参加了一场长跑,跑了很久却发现路中间突然立了个路障,告诉他此路不通也没别的路,您趁早原路返回一样。
张继科想这样不行,我都没有试过成为基地正式队员的感觉,不能就这么回去,基地也没试过我,万一觉得我是个好苗子呢。
站在人生之路中间,背着自己过往十几年的训练、生活和期望的张继科,踢碎了路障。

33.
他扯下来基地外墙上的“基地招收队员须知”,折叠的整整齐齐的捏在手上,敲开了招生处的门,当时刘国梁和孔令辉在里面边抽烟边玩枪,完全不怕擦枪走火。
“我是个omega。”十五岁的张继科把“招生须知”拍在桌面上,声音里带着点男孩子刚到变声期的那种又磁又粘,一开口说话简直是在蛊惑你。“我发情期没什么大事,没有影响,我的体能测试肯定比alpha的成绩好。”
刘国梁和孔令辉面面相觑,有点发懵,又觉得有意思。张继科细瘦,个子高,皮肤白,应当是个omega,但五官又棱角分明,凌厉的很,身上有股孤注一掷的狠劲,也确实不太像个omega。他俩逗张继科,说你怎么知道你体能测试比alpha好。
张继科站的笔直,细白的手臂上青筋隆起的很明显,锁骨凸出来,又硬邦邦的又性感。
“试一试就知道了。”

34.
“妈的,皓哥,你知道不,我看了科哥当时体能测试的视频,太帅了,男人中的极品。”周雨一边喝一边赞叹,魂基本上已经飘到童话世界了。
视频已经很久远了,拍的不清楚,张继科简直不像是门炮,而像是定点导弹,范围广,破坏性强,持续时间长,威慑力大,他的爆发力排了第一,短跑排了第二,射击将近满分,近身搏击和格斗赛都拿了当届冠军,唯一差点的是定点爆破,他一边定点小型炸弹一边看见附近有人埋地雷,觉得搞笑,操着一口青岛口音问人家:“诶大哥你这干哈呢挺逗呀。”
这个埋地雷的人是邱贻可,邱贻可操着四川口音说:“娃娃儿你不晓得,这威力可猛了噻。”
俩人一唠嗑耽误了爆破躲避的时间,都呛了一鼻子灰。
刘国梁拿着张继科体能测试的成绩单摇头:“这他妈,说是个omega都没人信。”
张继科从此正式进入基地,基地也再没贴过不收omega的“招生须知”。
那张须知后来被张继科偷偷放在背包里很多年,大概有十几年那么久,久到有一天周雨在张继科包里翻果冻的时候把它翻出来,上面的字迹磨掉了很多,已经看不清了。
周雨抖抖那张纸面发黄但依然折的整整齐齐的纸问张继科这是啥啊。
“没啥。”张继科一边洗衣服一边随意一指,“你可以拿来垫桌角。”
周雨没听他的,周雨偷偷把那张纸收了起来,准备好好研究。

35.
张继科虽然在训练场上和身体素质方面不像omega,在遇事时的成熟和冷静以及性格里果断和决绝更像个alpha,但有些细节上确实能看出来是个细心的omega。
比如他总是自己把衣服洗的干干净净,比如他一天洗四次澡,比如他总爱在兜里带点糖给这个弟弟吃给那个弟弟吃,比如他说他喜欢甜的东西,比如他说他喜欢小孩子,想生一个乖乖巧巧的女孩,或者生对龙凤胎。比如他说你们这群小孩啊,别在我身上空耗青春。
张继科的身上总藏着一种神秘的反差,他硬朗又温柔,他强大又孤独,他尖锐又柔和,他眉眼锋利又冷艳撩人。
他是百炼钢,又是绕指柔。
周雨觉得自己快疯了,张继科总在他附近,低头不见抬头见,对他笑,安慰他,陪他从基地的天台上看星星,靠在他的肩上说小雨你长的真的很帅,生气的时候假装没听到他讲话,逃生训练里把背包留给他。
张继科,张继科,张继科。

36.
周雨往自己脸上泼一把水,一抬头能看见云的山顶上,气压很低,天空和云都像是压在他的鼻腔和喉管。又是一夜,交易商还没有到山顶,不过应该是快了。他踢踢脚边的箱子,里面除了有武器上金属的碰撞,还混着白粉“沙沙”的声响。以前在基地里练过这些,他听着声音也能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一开始分道的时候是他自己选的走山顶,小胖很担心他,一直问他雨哥你走那么高行吗,你心脏能行吗。他把自己带的微型氧气瓶放到周雨的背包里,还拍了拍周雨的肩膀。方博也带了氧气瓶,这时候也不由分说的塞给他:“我,方博,代表流氓家族把氧气瓶给你了,你要千万小心。”
周雨捶了他们俩一人一下,又使劲抱住他俩,“流氓家族谁也不能掉链子。”又摸摸小胖婴儿肥的脸,“还有你啊,愤怒的卡比兽。”
周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守住山顶,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比交易商先上山,他一开始想了一下这些东西,上山到一半的时候反而不想了。就是一直跑,往上翻过所有的灌木丛和土丘,钻进树林里就荡藤蔓到山坡上,藤蔓断了,就再拽一条新的,结实的,荡过去,这样一定比跑盘山道快。起初周雨也不了解,后来摔得多了,几乎整个左腿都摔到发麻,快要没有知觉的时候,也渐渐找出了窍门。
人就是在不断摔打再站起来的过程中长大的,周雨在上山路上摔了百十来次,裤子刮成一条一条的,第一天没下雪尚好走很多,第二天山谷里降下大雪,湖面封冻,看不了溪流的流向,连辨认东南西北都很费劲。
时间静止了,他认不清楚方向,不能随便乱动。
一只鸟从林中扑棱棱扇着翅膀直飞云端。
耽误一秒钟,交易商就可能比他快一秒到达山顶,他在这里耗一秒,他们就更危险一分。
周雨穿的多,并不觉得冷,他的心里甚至像是平白升起了一把火来,火烧的越旺,他的心越静,平白无故的着急只能越急越慌,更不能就在这里等死。
想办法,没有办法,就硬找办法解决。
周雨找到了一块很大的石头,他把石头搬起来,砸到湖面上。湖冻的不结实,表面的一层冰一块一块裂开往下沉,深层的水留有温度,朝一个方向涌过去。
逃生训练真没白参加。

37.
张继科爬的时候不感觉疼,停下来才觉得有反应,最后他也不停留休息了,就一直爬,一刻不停,脑袋里不想什么东西,好像是空白的,又好像有很多个幻影,很多个片段滑过去,站在基地门外背着大背包的自己,说要娶自己的小胖,摸着的腺体最后却咬了肩膀的小雨,一脸愁苦却啥都敢说的大博子,对alpha们防备意识很强的肖爸。他的眼前是岩石和峭壁,却又是这些片段翻书一样从他眼前略过去,最后定格在自己攀着的石头上。
他以前有段时间很难过,心里发空,也不是怀疑自己进入基地是否是正确的选择,张继科从不回头,也不对任何事后悔。只是omega身体被长时间高强度的任务和训练引出了强烈的排斥反应,他的腰疼的站不起来,肩也在疼,训练和任务带来的老伤现在一起向他讨说法。身上的疼叫嚣着,心里空落落的在半空飘,也不能潇潇洒洒飞上天,也不能安安稳稳落到地。
很多事吊着他。小雨来陪他,小胖来给他喂过饭,马龙许昕一有空闲就来问问他怎么样了,肖战大半夜来看他睡没睡着觉。
他听见他们说,继科哪都好,怎么就是个omega呢。
是啊,张继科苦笑着想,以前不觉得,总想着omega和你们alpha有啥不一样,老子能生孩子你们还不能呢,起不来的时候终于觉得了,我他妈咋就能是个omega呢。
张继科这个人不大信命,从小到大的理念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也不大怨命,那些个彷徨的不服输的念头被他自己掐死,埋在无限多的训练任务和快速流淌的时光里。乱七八糟的念头少了,一颗心钻在了他的任务里,自己麻痹自己,骗自己是个铁人,无坚不摧,不可战胜。有段时间内不到发情期,他自己都想不起来自己是个omega,抑制剂都是老肖给他领的。
然后他听见那几个说小话的人里,长时间静默后,几乎在张继科都要睡着的时候,有个人说,我觉得科哥是个omega挺好的,基地战斗特别需要他,我也需要他,我要娶他。
又有个人跟风说,雨哥你瞎说,我才要娶科哥,我要对他好。
几个人哈哈哈的笑起来,都以为就他们几个听得见,别人听不见。
张继科心里不空了。他嘟囔,日哦,周雨樊振东,谁他妈嫁给你俩。

38.
周雨拿的也是狙击枪,他在准镜里看到一个小小的黑点出现在视野范围内。他眯起眼睛努力想更快的看清,手臂和肩上的肌肉调动起来,蓄势待发。小黑点渐渐离近了,连成模糊的轮廓。
怎么是张继科?周雨又惊奇又有点高兴,山顶距交易商已经很近了,他不敢喊,把胳膊直直的伸出去反复摆,跟上了弦的表似的。他做口型叫张继科:
科——哥,我——在——这!这——边!
张继科看到他了。
那时的张继科有什么样的眼神?像是俯瞰百兽的老虎,眼睛里决绝的狠厉往外溢,只有脸上一点担忧的神色能看出是在看周雨,他的眉毛皱起,头发上挂着冰碴,咬紧牙,似乎脸颊上的肌肉都在绷紧用力,他登了一块碎石头借力,腿像弹簧一样弹起来蹦向山顶,左臂攀住山顶一块突出的角峰,就那么悬在了半空,把所有的重量拴在了一条胳膊上,右腿向上弹了一下把右臂的小型加特林支起来一个角度,左手被山峰上细小的沙和石划出了血,有血顺着石头流进土里。那块被他借力的碎石轰隆隆的滚了几下掉下山崖。
张继科就着那个角度,一枪爆头。

39.
如果给周雨选择题,你妈和科哥掉水里你先救哪个,周雨肯定选我先救我妈。问他为什么,他会告诉你我相信科哥的能力。
正如周雨在看清楚形式后无论多担心张继科,他的第一反应是狙死一个是一个。
四个人被张继科带到了山顶,张继科打死了最前面的,周雨狙击了最后面的。
剩下两个。他们朝着张继科扔了一颗手榴弹。“操,去死吧小子!”
张继科的左手用力,腰超前使劲的摆,手榴弹贴着他的后背擦了过去,这里很高了,手榴弹像跌进了云层中。他奋力的把枪扔向周雨,周雨右手去够枪,左手偏了,没打中心脏,子弹嵌进敌人的胸腔,炸开时血淋淋的。

40.
张继科的爆发力有时候实在是太强了点。
他忍着腰疼用力,右手也攀上角峰,把腿往上抬直到勾住山峰,整个人抬起来,竟然自己翻到了山峰上面。
他的左手刮了几道口子往外渗血,踉踉跄跄的朝着周雨的方向跑,像是条追捕猎物的狼。左手松松的垂着,右手朝着周雨比划了个跑的手势。
周雨反应能力是非常快的,昨天晚上他研究明白山的背面并不是直上直下的陡坡,沿着坡往下可以正好形成一个屏障,从上往下射击是不容易打中的,昨天他琢磨着边狙击边往后躲,现在他和张继科可以躲进去。
以前张继科和他一起出任务,或者逗他的时候说,小雨,我要是让你跑肯定就是让你啥也别管直接跑,我给你垫后,你就顾着跑你自己的就行,过一会我就过来了。
周雨寻思了一下说那不行啊,你要骗我咋整。
张继科把手指朝天竖起来,做出发誓的手势,“我们山东人从来不骗人。”
张继科骗没骗他周雨也说不好,有时候逗逗他,给他点不切实际的幻想,大事上又正正经经真没一句跑火车。
命在张继科这肯定算大事,周雨想,我就信你张继科的了。
他几乎是卷着自己的狙击枪和张继科的加特林,不回头的往山背面跑,到陡坡顶纵身跃了下去,消失在山上。
远看像是从悬崖上失足掉下去了。

评论(16)

热度(192)

  1. lemoncineziiiic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