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iiico

张继科唯粉。张继科粉唯黑。与部分只付出爱意不求张继科回报的科粉正常交流。

【all獒/科中心】旁门左道

过渡章,主要组队的都得先见着面,节奏没有前几章那么快。
明天更不了,后天可以。[鞠躬.gif]
评论和点赞的都是小天使,我想表达的你们都理解啊我好爱你们[狂喜乱舞.gif],希望你们多多评论,评论是我无尽的动力!
100段以内应该可以完结?要是到时候没完结当我没说→_→

41.
当然没有掉下去,周雨就着陡坡把自己尽量的缩在一起,减小受到撞击的范围,用腿顶着防止摩擦力太小整个人没法调整方向完全摔落山崖。他的后背撞上了很多块细小的石头,现在也没空管了。
他撞到了一棵松树,停了下来。头很晕,天旋地转的,弄得他看东西都有点歪歪扭扭的,这种迫停方法还是不行,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
松树长的十分健壮,周雨以前在课本上总看见什么“某某对我的爱像是参天大树一样”,他以前看这话没感觉,主要是内心对参天大树没什么概念,基地里只有低矮的小灌木,张继科带他在里面偷偷埋过一些小果子说会长出来,到底也只长了小苗,营养不够都不结果的。
这时候看这树笔直挺拔,直冲云天,倒不像是从地上长出来的,像是老天扔下个柱子来,放在这里经了风霜雨雪,化成了个松树的形。再一看又觉得它本就是应该长在这的,扎下了深深的根,盘盘绕绕在泥土里,突有一天疯长了起来,比四周的树都高。它那么高倒给其他的树挡出一片荫蔽来,自己却越往上越寂寞了。
挺矛盾的,像张继科一样。
“我对……我对你的爱像是参天大树一样。”
可能是魔怔了,肯定是最近在基地游戏打多了。周雨对着树说话,说完幡然醒悟,觉得自己这也太像个傻逼了。

42.
山顶上的敌人还剩一个打的半死,一个没打死,勉勉强强加起来是两个人,张继科腰和左手受了伤,后背被子弹刮到了,能感觉到在往外流血,周雨的左腿麻了,走和跑都是一瘸一拐的,勉勉强强加起来也是两个人。
二对二,让张继科评价一下他肯定要说那当然我们赢。
周雨跑的时候把枪拿走省了他很多力气,至少不用一边逃命一边拖枪,货不能让他们抢到,张继科抱着箱子也跳下了陡坡。
其实他完全不知道背面是个坡,单纯觉得小雨往下跳我跟着往下跳肯定没事。都不知道他哪里来的信心,毕竟如果下面真是悬崖跳下去就是送命的问题。
张继科这人太迷了,他把别人的命当命,不把自己的命当命。来的那个夜里他开着越野在盘山道上飙车,来来回回转弯车几次几乎是要漂起来,有一下一只轱辘已经悬空了,硬是被张继科把着方向盘打到最里拉回来的,他自己完全意识不到自己这是捡回一条命,疯狂飙车的黑夜里他也不敢把车灯打的太大怕暴露,只想我要是不快点,不再快点,我的弟弟们怎么办,他们受了伤,他们有危险,他们在荒野山中不能眨眼无限恐惧的话,我心不安,我会内疚。他想我这一刻不快点,下一刻怎么可能受的了后悔。
张继科不给自己留后悔的机会,他压根决绝不留余地。
越野车在盘山路上擦出一道道过快漂移的黑印,平日训练要是漂移弄成这种样子,是要不通过的。
张继科胆大心细,虽然有时候随口乱说话,大部分时候说话做事是有目的性的。他以前在基地里放二维图三维图研究,一研究就一个下午,对着图里树林,山坡,土地,丘陵比比划划,肖战路过就给他切点水果吃不让他饿着,或者就在旁边站着看他比比划划,和他交流交流心得。之前大家都不知道,以为是人手不够让张继科负责建模分析的任务,还想着张继科也没修过这门课基地现在随便拉个人就布置工作能行吗。
有一天周雨路过,恰好张继科在说:“我觉得如果寻找躲避地点,应该找比较高大明显的,毕竟队友好找你。”
周雨没觉得这话对,也没觉得不对,毕竟个人有各人想法,但他把张继科的想法留心了一下。
松树的目标非常大了,张继科非常轻松的找到了周雨。他把箱子甩在地上,第一句话就是问,小雨,你伤的怎么样,严不严重?

43.
周雨张继科受伤程度事实上差不了太多,疼是疼,不过按张继科的话来说,越疼越清醒,山顶上的线虽然没有完全截掉,但也算截掉大半,货在他们手里,任务结束后拿回基地走法律程序进一步调查。他们要再在山顶守一天,能完全截掉这条线就完全截掉,不能就下山,与小胖方博汇合。
周雨问他知不知道小胖他们怎么样了,张继科摇头,在山洞中分开走之后没有再联系过,估计态势并没有那么好。不过完全没有消息也将就着可以算是种好消息吧,至少比在风雪中发现方博拆芯片这种消息好。这事张继科压根没告诉周雨,能瞒一刻是一刻。
周雨说,赶紧到明天吧,然后下山,等任务完成了,我们仨去吃烤肉,给你带冰淇淋回来,三个球的,哈根达斯。
张继科不愿意,拿一片叶子弄了点雪擦他的枪,说为啥不是五个球的。后来转念一想老肖肯定不允许他吃太多凉的,也就闭了嘴只低头擦枪不说别的。
方博周雨樊振东仨人关系特别有意思,方博知道周雨樊振东在追张继科,可劲出主意,啥啥他都要参和,据周雨了解基地八卦小报上的“不知名学者”就是方博的马甲,偏偏方博还非说自己是个直男,有女朋友,也没见他和女朋友啥时候联系过。周雨樊振东理论上来说,算是一对情敌,遇上张继科的事了明争暗斗,今天你献殷勤,明天我当保镖,但人俩关系又挺好,真有啥事了一致对外,山上氧气瓶的交情也不是假的。
其实这样挺好的,喜欢是喜欢,吃飞醋是吃飞醋,一起杠过枪,一起受过伤,一起讨论过张继科的日日夜夜,远比纠缠着张继科给个回应要来的真实。

44.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张继科哪是不回应,张继科不是特殊的爱他们哪一个,又想把好的东西给他们,想对他们好,不想冷着脸,怕伤他们的心。
他自己受过不少伤了,身体上的,心理上的,白日里自己告诉自己这没啥,这还叫个事吗,夜晚躺在床上看窗户外一颗一颗的星星,听着自己一下一下的心跳,觉得自己心上可能也是有小伤口的,结了痂,又疼又痒,还不能往下撕,怪难熬的。他自己知道了难熬的滋味,就想着别让别人再体会了,痛苦有人品过,就别有第二个人再品。
可谁能不被他吸引呢。
着实来说,张继科长了一张漂亮的脸,但并没长一张过于喜庆的脸,怎么说呢,看着挺漂亮挺高兴,但又不是让人觉得乐乐呵呵的高兴,只是种建立于人的慕美之情下的高兴。
可他就是个乐观的人。
他谁都不信只信自己,自己告诉自己人要往前看,没有过不去的事,他不纠结于过去,他不留退路,逼到绝境里一推开门又都是前路山长水阔。他说为什么不搏一下呢,他问你不试试你怎么知道呢。他说的话其实不多,大多时候在闷闷的做什么。可心里藏着珠穆朗玛峰,有时候一开口就石破惊天掷地有声。
人要是有个前生今世的话,张继科可能上辈子是天上宫阙,远看是气势恢宏,近看是雕梁画栋。
樊振东和周雨都等着呢,万一哪天张继科就开口了呢。

45.
樊振东的情况其实没那么好。
他花了一夜加一整个白天都没找到方博,信息素追踪太弱了,唯一知道的是方博停在了半山腰一个位置,一直没有动。
樊振东其实心里是不安的,如果体力尚可支撑,一般不会长时间呆在一个位置,尤其是半山腰,风力大,风沙和积雪都容易被卷起来,挺影响定位的。
他心里突然有道惊雷乍起,刚才看信息素定位的时候,发现芯片定位里,张继科的红点变灰了。
樊振东眼前暗了一下,扶着两旁的树站稳了。五脏六腑和心一起跳,咚咚咚的要把他给敲碎。他边往山下走边连周雨的通讯器,发现信号很弱,不能正常通讯。他不敢往最坏的地方想,强迫自己不想的时候,心里又有个声音随着他往山下走的步子一遍遍问他。
张继科怎么了,芯片哪去了。
方博为什么在同一个地方不动。
周雨怎么不能接通讯。
他年轻,很怕孤独,没真正体会过生离死别,基地里上过无数堂心理咨询课,说过无数次“我做好了和每位队员告别的准备,我拥有赴死的决心。”
他樊振东勇敢成熟,基地里的人叫他天才小胖,后一句话他问过自己许多次,有十足的心理准备。其实每到前一句话,他都是嘴上一说,心里想着完全相反的东西,想我和谁都不要告别。
樊振东一遍遍劝自己冷静下来,不知道就假装有希望,不能想别的,至少先找到方博。
快要入夜了。

46.
方博的外套不能脱掉,血蹭在夹克的内衬里,下雪的时候冻在一起了。他权衡了一下,如果拿手去捂化,体温降下来,再加上失血,反倒更容易休克。
他靠着岩石,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力不支,想伸手把枪拿近点,觉得使不上力,手抬不起来。他静了一会,什么都不想,把最后的精力都转移给右手上,自己给自己下指示,抬起来,把枪拿起来。
他的右手被施了咒了一样纹丝不动,方博就一遍遍的指示,抬起来,抬起来,抬起来。
右手刚苏醒一样抬起来一点,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抓住枪,一点点往身边拖。
心理咨询课上戴着呆板眼镜的女老师讲过,如果一个人整颗心投入到一件事上去,把所有的信念用到上面,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很强大的,甚至可以超越一个人的本能。
许昕傻兮兮的举手提问,说老师那要是我特别爱一个人是不就能爆发出特别大的力量?
大家一片哄笑,基地里的混小子们正卡在个半大不大的年龄,不太成熟又故意要装个大人,明明不懂还愿意做出个指点江山的样子。一说起情啊爱啊的做贼一样嬉笑。
爱情和信念哪能使人发笑呢,它们只会让人双眼清明,热泪盈眶。
老师说那是当然,小伙子等你以后爱一个人的时候就知道了。
那堂课下来之后,张继科在食堂若有所思,最后总结出一句,那我希望用我的信念,让他俩开开心心,别被乱七八糟的事所扰。
方博一听就明白了张继科说的是谁,他故意怼张继科,说用啥信念啊,用爱知道不。
张继科摆了个极其不屑的表情说我牙酸。他吃早饭把凳子往里一推拎着自己的饭盒去洗碗了,还跟方博说他要继续思考人生。
张继科没思考多少,他就想,用爱的话,给他俩,哪一个啊。
给谁公平,给谁没有亏欠。
心理咨询课其实一年多没有几节,他们这些成天摸刀摸枪的小子们拿笔姿势都不对,刚开始还能图个新鲜,后来就偷偷补觉玩手机,还有趁这时候管的不严翻墙出去吃烧烤的。课上了啥完全记不住,谁在课上插科打诨了倒记得挺清楚。
方博就在这时候想起来,那节课上完,樊振东小心翼翼的问他,博哥,你说我要是全心全意,把心投入到喜欢科哥上,科哥是不就会喜欢我了。
方博哽住了没法回答,大概是因为樊振东长的太可爱,眼神太真诚了。

47.
樊振东在夜里不太看的清,但信息素追踪变强烈了,总归是他这个夜晚唯一的好事。
信息素追踪越来越强了,最后在一个位置趋向稳定,应该就在这附近了。他一抬腿被绊的一个趔趄,一低头方博靠在岩石上半死不活的躺着,半盍着眼,枪握在手里。
樊振东蹲下去,想伸手拍拍方博的脸,最后还是把手缩回来了。“博哥?”他声音不大。
方博翻了个身。“我活着呢。”
虽然嗓子挺哑,人也不大有精神,但活着就是希望,活着就有明天。
樊振东把方博扶起来,他背包里还有两瓶水,现在给方博喂了小半瓶,太多也不行。他看着方博的左臂挺愁人的,动也不能动,血止住了但结冰一时半会还化不了,总这么冻着不是办法。最后小胖英勇就义一样,带点不情不愿的把方博左胳膊小心揣怀里,他更年轻,身体还真是暖和一点。他俩期望着这个晚上把伤情解决一下,明天早上方博狙击,樊振东把这附近埋些地雷,有一把他俩谁也不用的手枪,可以藏一个地方以备不时之需。
樊振东感叹,博哥,咱俩这得传绯闻啊,我都没给科哥这么捂过。
他又说,但是博哥我亲过他,你知道不。
小胖嘿嘿嘿的笑起来,有点自娱自乐的成分,他必须多讲点话,方博的体力不太行,有点迷迷糊糊的。
“博哥,博哥你别睡,你听我给你讲笑话。”小胖晃着他身子,一遍遍在他耳边说别睡。
方博觉得自己做了个梦。起初又晕又冷,像沉在冰窖里,又梦见自己在海里往下沉,什么都看不见,喘不了气,血好像只在一处来回的流,在他左胳膊附近一个劲争先恐后往外出,有人在喊他。很多人的声音。
过了一阵他又被人从海底拉上来,眼前是浅海,很多鱼,然后是沙滩,碎石块,白茫茫的雪,山路,峭壁,石头。
方博睁开眼睛,不知道自己睡没睡,樊振东把他的左胳膊从夹克里解脱出来,重新包扎了一下。

48.
樊振东盘着腿头一点一点的,已经开始困了,这时候方博终于精神了,他说诶小胖,你睡会吧,我守一会。
樊振东点点头彻底坠入黑甜乡,这几天来找到方博终于能睡个觉,不算多安稳,但好歹找到队友心安一点。
其实他忘了一件事。
方博摸摸自己的左手,樊振东背包里东西还是挺全的,至少止血疗伤的药挺全的。方博太知道樊振东包里的伤药是给谁带的了。
张继科动不动总是有奇怪的大伤小伤,今天膝盖磕了,明天胳膊划了,后天手蹭破了皮,张继科自己对这些是都不在意的,男人嘛,受了伤挺两天就好了。但他自己不在意,不代表别人不在意。肖战给他准备好的他撒娇耍赖不要,偶尔心情好了也抹一两次药就丢在一边落灰,后来被樊振东发现科哥伤口好的太慢了,他就自己在包里放很多种伤药,遇到张继科就强制性给他上药。
张继科拗不过他,笑着搂小胖的脖子,说胖儿啊你真是我的世界第一可爱。
樊振东默默在心里重复,我的世界第一可爱,有“我的”这两个字。
方博笑他说,呦,小胖,二十四孝好老公啊。
樊振东也趁张继科没往他这边瞅的时候做个鬼脸,一笑一排牙,他说我努力呢。
没人知道张继科其实没有跳伞训练课,他完全不会跳伞,走投无路也不会选择跳伞包,除了多了一个累赘没有任何用。
张继科从下车往山上爬的一刻就背着那个累赘伞包,直到找到樊振东。

49.
樊振东睡得挺香,睡醒就开始和方博各种准备,天还没亮,方博架起来狙击枪找好角度,樊振东开始越过岩石堆往后去,在后面埋地雷,鼓鼓囊囊一背包炸药雷,现在几乎空了,樊振东最后还是留了一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多留点后备资源没坏处。
基本机关都布置好了,樊振东和方博莫名的自信起来,不约而同有种快要结束的感觉。
直到樊振东看了一眼通讯器,才想起来他忘了一件事。
从脚底升上来一股寒意,窜到樊振东的脊椎上,震的他头皮也有如被冰冻。
“博哥。”樊振东顿了一下,像在揣摩怎么说能让他自己和方博都接受一点。
“科哥的定位灰了。雨哥也联系不上。”
有什么鸟飞过去,发出很难听的呜呜呀呀的叫声,像垂暮的老人剧烈咳着,从胸腔里挤出一丝空气一样。
他俩谁都没说话,谁都不愿意说那个词。
张继科,周雨,在进入山中第三天,失联。

50.
张继科遭到了突袭,压根没想到后山还有一波人,他本意是找个地方不容易滑坡,和周雨避一晚上。
从山边往下看,有一队人在上山,每个人都带了武器。
探测器没有显示,身上应该是有屏蔽器。
张继科突然就想明白为什么十个人要分两路一半上山留一半下山了,有一半是取货的,另一半是在守着等他们的人上来,要把把他们四个耗死在山里。他几个小时前还以为这场任务再过几个小时,至多几十个小时也就结束了,现在情况却急转直下。
这队上山的人准备的很充分,这是交易商手底下收的一批人,背景都不大干净,应该是跟交易商谈好了什么条件,冒死上的山。他们走的是后山路,队伍很整,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想来小胖和他们互相谁也没发现谁。
张继科把箱子里的东西,武器,白粉,都拿出来,简陋的用树叶盖住,再往箱子里铺了几层土,一层雪,勉强堆满箱子,周雨抓住他的手腕问他,你干什么张继科,出什么事了。
他把周雨的手甩开,觉得自己太急躁了,又用力握了周雨的手,说一会我把箱子打开,你就开枪,看好时间。
张继科把自己流过血还未结痂的左手收进袖口里遮住,右肘夹着箱子,不回头的沿后山往下走。他有一瞬间回头深深地看了周雨一眼,周雨也在看他,中间隔着透亮的准镜,在夕阳下反着光。

评论(28)

热度(171)

  1. lemoncineziiiic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