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iiico

张继科唯粉。张继科粉唯黑。与部分只付出爱意不求张继科回报的科粉正常交流。

【all獒/科中心】旁门左道

给所有评论点赞的大佬们行大礼[三鞠躬.gif]
我写雨獒的时候觉得自己要站雨獒了,写胖獒的时候又觉得胖獒太萌了,一点不坚定。最迷的是一写科科就想跪下来唱征服,他太帅太好太可爱了我只想每天每天都爱他!!!
他的精神品质我不完全能写出来,语言太苍白了,我的笔力不足以描写尽。希望阿科能给你我带来更多的动力,看看他觉得生活从来不平凡,不平淡。
我爱阿科!!!

51.
张继科往下走,走的并不快,他心里大约计算了一下周雨的能见范围,把那一队人往周雨能打到的地方引。他逆行走在那队人里,有人扯住他不让他走。
“小子,你手里拿的什么?”那人一边推搡张继科,一边把箱子往外抽。张继科起先还顾着护两下箱子,右手隐在后面摸自己随身带的一把刀。
张继科身上零件挺多的,他早几年在裤子后面挂了一排刀,大的小的都有,大点的就正好插在兜里,小的就拿衣服下摆遮住,他腰不大好,平日弯腰不多,不容易吓着人,突然有次明晃晃一排刀露出来,给肖战都吓得够呛。后来渐渐刀才带的少一点。
肖战问他,继科啊,为啥挂一排刀啊?
张继科摸摸鼻子说我觉得枪有时候拿着不方便,万一近战甩不开还是刀快一点。
他憋一句话没说,其实用刀一把两把就够了,带这么多乃至一排,是想着万一我的弟弟们用得上呢。
用刀需要手腕灵活,快准狠,张继科狠和快是够了,唯快总是差一点,便花了很多时间练出刀的速度。白天需要和大家一起在基地里参加日常的训练,还有自己的课程指标要完成,张继科不是专门负责近战的,自然不能浪费白天时间大块大块研究用刀。他时不时晚上泡在基地训练场不回来,有个柱子别人都不用,他就在那个柱子那里,一遍遍的练手腕灵活度,一遍遍的飞刀,眼睛看着秒表,一秒出刀多少次,自己数,一练几个小时,就他自己一个人。
训练场空空荡荡的,只有刀划破空气的声音。

52.
张继科的生活其实挺单调的,枯燥乏味,训练场,任务,暂时的或长或短的休整。
周雨和他一个宿舍一段时间,后来基地里觉得alpha和omega住在一起多少不太安全,才让张继科单独一个宿舍。
张继科特别高兴的时候能多说几句,余下时间里不是研究他的枪,就是研究他的刀,再就是琢磨怎么能射击更准,搏击一招致命。再有时间也玩会手机,看看新闻,基地里wifi信号有时候不是太好,张继科就撂下手机去洗澡。
手机屏亮着,嗡嗡的震,周雨嘴里念叨着我就看一眼绝不多看,发现是一条微信推送:
《教你如何找寻好自己人生的位置》
周雨木然的眨眨眼,这个中老年鸡汤画风,很适合老张啊……
张继科确实是鸡汤喝的有点多,但他这人有意思就有意思在,虽然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但总怀着一颗追寻美好的心。他一边喝着鸡汤,一边还要加上自己的思考。
基地有一阵子举行了一个活动,叫做人人都是小记者,听起来名字就非常无聊的活动,还给这帮每天生活被任务充斥着的大小伙子们的日子注入新活力。张继科作为基地里宝贵的omega,荣幸的成为第一个被采访对象。采访他的人是基地里一个小孩,还不是正式队员。
小孩见到张继科有点激动,他声音发抖,但提的问题还是非常有水平的,他说张继科哥哥你好,我想问你个问题,您觉得进入基地对于您的意义是什么。
张继科脑子里有一大锅滚烫的心灵鸡汤在沸腾。
“意义就是……”
理想有所寄托,生命有所追求,我多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凭什么随随便便活。

53.
张继科不做无用功。
人是有肌肉记忆的,做同一个动作成百上千次之后,肌肉对这个动作存有记忆,在某些刺激下会下意识做出这个动作。
张继科练了许多个枯燥的夜,没有人陪他,他一个人做那个飞刀的动作,不止成百上千次。一个人从训练场回去的时候,他看着星星,想总有一天,一定会派上用场。
这一天来了。
他手腕下压,勾住刀柄,再拧着手反向用力,把刀半甩半弹出去,他今天只带了两把刀,还偏大,玩飞刀肯定不够用,刀刚抛起来对方还顾着箱子没反应过来,张继科突然抓起刀向后提,狠狠地插进对面的心脏。
用了三秒。
练抛刀一开始总扔跑偏,肖战还让他计时,一分钟都拋不了五次,拿起来就掉,拿起来就掉,张继科心里还是有挫败感的,但不服输的念头推着他走,他还就不信了,枪都能打十环,刀抛不好?
这时候的三秒完成,也是掉了一遍遍刀,累积起来的。
他右臂拿枪,所以左臂比右臂细很多,应当是没有那么大力量的,不过这也没测过,到底有多少力量也不知道。刀插进去他立刻松手勾住对方肩颈不让人倒下去,左手紧紧扣着那个箱子,箱子很厚很沉,一手是拿不住的,可周雨开不开枪只取决于箱子打不打开,张继科的五个指节兀的凸出来,紧捏住箱子不打开。人背对着他,刀刚插进心脏是不会立刻倒下的。
张继科眉头皱着,却低头笑起来:“大哥你别抢啊,我给你打开……”
他左右手一起松开,右手顺着劲一推,对面的人直直向后仰倒在地上,箱子也砸在路面,同时发出恼人的响声,里面的雪和土混在一起露出来。
除了死的这个,箱子打开时离张继科最近的,也随箱子开时的“啪嗒”一声跪在地上,没了呼吸。

54.
离他最近的两个倒了,给张继科留了一点喘息空间,他还有两把刀,对方几个人他看不清。他向前冲一下紧接着抓住来者头发举刀割向动脉,再立刻抬起腿把人往后踢,他全不看来人,刀刺进胸口再拔出来溅他外套上湿淋淋的全是血,这时没闲时间管了,他的腿上中了一枪,往下跪的一下刀沿着对面人的胸口往下划破肚皮,他把刀扎的深,不能恋战,就要留下致命的伤害。
他的左腿火辣辣的疼,对方可能怕他手里拿着货,他死了找不到,发了几枪都打了他的胳膊,腿,腹部,大概是觉得他万一有用不能马上杀死,也可能是看他已经中了弹威胁不大。
张继科杀了三个人,周雨在上面狙击不能打离张继科太近的,以免误伤到张继科,打死了后面几个骚乱起来想躲的。
张继科的腰上又中了一枪,左边身子全是血,一身黑衣服看不出来,只是黑颜色越来越深,晕开很大一片,左脚上的白鞋子染成红的。
那是他自己的血,他的裤管又湿又粘,血顺着小腿往下淌。
这队人马被他们剿死一半多,剩六七个有想往山下跑的,张继科不能往回拿枪,上面是周雨,他得保护住周雨不被发现,只能被缠在下面拿刀近战。对方也有拿刀的,他的肩膀挨了四五刀,胸口被划到的时候他压着腰往后躲,勉强免于丧命。
剩了六七个人破罐子破摔的要弄死张继科。周雨的在移动情况下朝着他们脖子打,即使偏也能打到胸口,或者头。
张继科的视力是很好的,之前十多个人围他一个,子弹实在是躲不开,现在六个人,刚刚又一个膝盖被周雨打穿,他都能看清子弹轨迹。黑洞洞枪口朝着他,一个人举着刀朝他过来。
要怎么躲?基地训练里什么突发状况都讲过,这是很简单的一种,后背方向没人,下蹲朝斜后方跳,拉开距离之后躬身先夺枪,尽量放低身体保护住心脏要害,枪致命,刀不致命。
可实战情况和之前所讲哪里一样,他的背后是狭窄山路什么都没有,但向后跳,一抬头就是周雨,狙击是需要伏地的,周雨一旦被发现,是没法很灵活的躲子弹的。
张继科朝前扑过去,枪管被撞偏向一旁,他的手扼住持枪者的脖子,刀从他肩膀上穿过去。

55.
张继科的左手一下子失了力,周雨换了他的加特林,把后面几个围上来的全打死了,狙击枪声音小,几乎在混战中听不见,加特林的噪音却大的很,后座力同时也强,“砰砰砰”的几声,炸山一样。张继科剩最后一点力气,把肩上的刀拔出来,插进对方喉咙里。
周雨用脚踢球一样把狙击枪勾起来,又换了狙击,一声只有他能听见的声响。
打准了,战斗结束。张继科看那一地尸体,一阵阵恶心,他捂住肩,血从指缝里汹涌的溢,根本捂不住,手很快就红了,左边鞋子也蹭的全是血。他撑着往回走两步,脱力的跪在地上。
“科哥!!!”
周雨的声音撕心裂肺,张继科已经失去意识了。
周雨的手没这么稳过,他的射击成绩时高时低,基地里指导员评价说他的稳定性稍差一点。
“现在打偏一次两次,都打偏也不是问题,但真到战场上,这是命的问题。”
周雨老是想着自己要打一次完美的。不说十发子弹全是十环,至少不能有大失误,就也可算是完美。这个理想很丰满,但现实不是偏了,就是手抖,还真就没有哪次打的太满意。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背着张继科和他两个人的命,他居然能弹无虚发。
他看着张继科钻进那群人里,受伤,形势紧张,中弹,他不能喊,他必须藏匿好自己,射杀更多的人。他能看见张继科每一下动作,能看清谁要攻击张继科,他不能指导张继科躲开,只能硬生生看着。
他的心里眼里满是憋屈,他的无能为力下全是爱恨。
周雨曾在基地没日没夜的训练任务里怀疑过人生,他觉得自己讨厌杀戮,讨厌血腥,他问张继科,老张你说,咱们来这为了什么。
张继科说你是不是成天看那些血淋淋的看多烦了?
周雨点点头不讲话,默认了。
张继科站起来把窗户打开,风灌进来,夏天的夜里吹着风减了很多燥热。
吹风很好,平静的日子,阳光和沙滩,都很好。但那不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有责任和理想,这是我们的任务,是我们必须完成的,不是选做题,是必答题。谁都不喜欢沉重的东西,但总得有人奉上青春和时光,来换一个安宁。
他张继科不就是个悬崖边踩高跷的,人站的又高又险,一腔子愁苦不甘化成灰吹得无影无踪,只有理想竖着他的脊梁。

56.
周雨觉得自己从没跑这么快过,也从没见过这么多血。
张继科就躺在他身边,他给张继科盖上自己的衣服,毯子,随身都是有药的,他撕纱布的手也抖,几次把纱布撕的破破烂烂,药粉敷上一半洒了一半。
张继科是疼的暂时昏迷,周雨给他肩上缠纱布的时候他又时不时疼醒,过一会再晕过去。平日里清醒着,张继科天大的疼也不说,只绷着脸强忍着,问什么都是别管,没事,现在意识模糊,周雨擦他的血,他本能的蜷缩起来。
周雨不掉眼泪,弄了几下手上动作就利索多了,张继科前胸后背都有刀伤,不清理好消炎一定会感染,如果发烧就更难办了。
张继科一醒来周雨就给他喂点水,张继科疼的一直在出汗,周雨怕他脱水,后来张继科睡安稳了,周雨力气也基本耗光了,后背上都是汗,风一吹骨头都在发冷。后半夜他又给张继科拆纱布换了一次药,肩膀的伤口太深了,光这么敷药也就是拖着,等回去要逼他动手术,每天给他喂排骨汤,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至少要让张继科休一年,估计小胖和老肖也得和他站一个战线。他们仨可以轮番看着张继科不让他出去瞎折腾,他要射击就让他练练左手,正好左右脑均衡发展。阴天下雨可能会疼,他疼就给他揉,抱着他,让他暖和点。
如果他的肩膀真的不行了……
那我就养他一辈子,我愿意,小胖肯定也愿意,就是不知道张继科愿意选我俩谁,不过选谁都无所谓。周雨想。
他以前总希望张继科多关注他,希望在张继科生命中多留点痕迹,他觉得张继科对他应该是有点意思的,不至于那么迟钝吧。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跟谁都行,要是能对张继科好,要是能比周雨对张继科再好一百倍,我劝他嫁给你。
周雨盯了张继科侧脸好一会,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又一遍。
张继科,你他妈好好的醒过来啊。
快要日出了,又是一天,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呢。

57.
周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的,醒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一醒就看到张继科对着嵌在小腿里的子弹研究,抬起头来委委屈屈望着他,说小雨啊这子弹怎么整出来。
周雨说我不知道。他心情有点低落,知道不该朝着张继科耍性子,但听着口气也十分生硬。
张继科非要让他凑近点,一直强调自己手没那么长隔远了够不着,周雨还不能不听他的,摆出个不太情愿的表情离近张继科,其实心里还是挺释然欣慰的。昨晚张继科无意识的翻来覆去,后半夜发起高烧,真是周雨怕什么来什么。他捂化了雪把毛巾打湿,又怕太凉刺激到张继科,就先攥在手里,至少是个正常温度就行。后来毛巾是暖和点了,他的十个手指冻的通红,现在也觉得又痛又痒,说不定要生冻疮。
把毛巾敷在张继科头上的时候,周雨忽然就想起来,当年逃生训练里,张继科大概也是这样照顾他的吧。那是多少年前呢,七八年了吧,或者有十年了吧。那时候他们刚刚见面,谁知道他哪根筋搭串了,非要管个名都不知道的小孩好赖生死,一操起心来十几年,几十年也有可能。
张继科生一双眼尾上挑的多情桃花眼,初一打眼让人觉得这人该是个纵浪性子,轻佻自由,没什么入的了他的眼他的心,要是三分钟热度,似乎更符合他那张脸。
可他怎么就非得执迷不悟,非得过分长情,老想着把种种陈书烂账都顶起来一肩扛。
其实孰轻孰重,什么好什么坏,怎么做最有利,张继科也不是不知道,反而是知道的太清楚了,想翻山越岭,上天入地,还想着不行我这身边还有这么多的人,我有好事得拉他们一同。
可世上哪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呢。
他这人好走极端,本就是个洒脱的人,洒脱到头什么都想通了,一甩手,万千个思绪尽数抛脑后,说想这些都没用,人啊不逼自己,太没个意思。从此往后,他倒什么都不想了,牛角尖点点大,不钻就难受。
八百条阳关道,他一心上断桥。

58.
谁都能看出来周雨是心里有气的凑过来的,张继科当然更能看出来。他伸手去摸周雨的脸,脸颊下巴上也刺楞楞的,有点扎手,还挺好玩的,他打趣道:“小雨你长胡子啦,我远看还看不出来呢。”
周雨任他烦人的瞎摸,眼睛酸涩,张继科有时候真特别烦人,大家都是顶天立地的铁血老爷们,平日里嘻嘻哈哈,感情充沛的时候稀有,怎么老能被他遇上。
是不是因为他是老天派来的烦我的,勾人真心,惹人眼泪。
周雨说老张你可别烦我了,他把张继科小腿轻轻架起来,说我勉强是半个医生,没麻醉药,疼你也忍着点。
张继科轻蔑的“切”一声,老子什么时候怕过疼。他问周雨,你什么时候过的医疗课啊,我怎么不知道呢。周雨不理他,研究那颗子弹。
张继科一拍脑袋说,啊,我知道了。
周雨过什么医疗课,性质不过都是跟他挂一排刀一样的。
张继科嘿嘿笑起来,并不是那种不顾形象笑的整张脸皱成核桃一样,他笑的挺开心,眉梢眼角都舒展开。
太阳往正南方移着,快要到中午了,阳光透过树林被分成一束束射进山顶,反射着山顶的积雪,暖洋洋的,有点刺眼,照着刚取出来带着血的子弹,反出铁红色,甚至乌泱泱的光。
张继科突然把周雨搂过来,让他的头能埋在自己未受伤的右肩上,一时没人说话,周雨怕碰到他伤处,两只手抬着,不知道往哪放,突兀的在半空中悬着。张继科“啧”一声,闲他磨叽。
“抱我啊,周雨。”
周雨小心避开他的伤口,环住他。

59.
樊振东拿望远镜一动不动的对着山顶。
已经三个小时了,方博打了个哈欠。
飞鸟掠过,卷起来积雪,无端映出来一片飞雪的背景。那鸟先惊了一下敛了翅膀,山顶上风刮的越来越大,纷纷扬扬的雪都飞起来,鸟一下展开翅膀,盘旋着逆风迎雪,忽的挤进云层和高远的天空里。
樊振东低声惊呼了一下,想起来自己是在勘察敌人,脸上立马换上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但他实在快乐,忍不住笑起来,因为方博告诉他,张继科的芯片现在已经亮了,可能他们上面发生过战斗,总之现在情况应该好些了。周雨的通讯也有了信号,处在白天,先不打扰他。樊振东之前一直板着脸,听了这话放下悬了一天的心,守山都笑出来。
“博哥,我刚才看着一只鸟飞过去。我觉得和科哥特别像。”
充满着生命的活力,像七月的北冰洋没有黑夜。哪怕是最艰难的,如同被高山压住脊背的日子里,也始终记得见过鲜花和白昼。
樊振东小了张继科九岁,成为正式队员的时候,张继科已经成了基地头号,坐第一把交椅,拿最好的武器,执行任务时冲在最前面,上去就是不要命的架势。
樊振东眼睛闪亮亮,说我要像继科大哥学习,成为继科大哥一样的人。
别人都笑他,说你做什么梦,张继科那就是个小疯子,他轴起来,都不是正常人。
张继科踽踽独行,沉默的活火山一样,随时都要爆发,又收敛一股劲。平静的湖面下暗潮涌动。
他是黑云压城而不摧的城墙,山雨欲来时呼啸满楼的风。
樊振东舔舔虎牙,想着那好呀,我倒要看看科哥哪里最疯。


60.
樊振东刚认识张继科的时候,正是张继科最耀眼的时候,任务战绩满满几大篇看的人眼花缭乱。
这可真厉害,我要追上他。
他练射击的位置在张继科斜后方,他一抬头就能看见张继科,张继科一扭头也能看见他。在张继科擦着汗只露一双眼睛,目光满场扫的时候,樊振东扣动扳机打了个十环。
张继科眉毛一跳,樊振东笑的一脸灿烂。
老实说他挺喜欢这个圆滚滚的小胖子,有智有勇,该沉稳时沉稳,该凶猛时凶猛,跟自己性格里有点相似成分。苦于对方年龄太小,张继科真不知道怎么应付小孩,人家来问他,他讲起来也仅限于枪和战斗,别的也不知聊点啥,他觉着自己和小孩还是有代沟的,能指导就指导一点,能照顾也照顾照顾,别的事不要瞎管。
他想的很好,但一到做起事来事无巨细,衣服要帮着洗,被子要帮着叠,收拾行李说我来我来,心理波动了说小胖结果不是第一位的,态度才是。
战场上以一当十的张继科让樊振东心生敬畏,追上不是一时半会的事,需要很多很多年的努力,需要付出所有勇气和毅力。
那就先抓住这个细水长流的张继科吧,我要待他,更好更好。
张继科的腰伤反反复复的,樊振东几次看他一手撑着墙,一手扶着腰,一动不动很久,就在那个角落里,自己和自己斗争。汗一滴一滴沿着下颌滴落,像哭了一样。
张继科不会哭,他越难过越要笑,笑的满脸苦涩,反倒是内心平静的时候跑句火车叹口气,来一句唉我还是蛮想哭的。
他哪里有哭的权利,又哪敢哭呢。受了多少伤,经历了多少绝望困难,千千万万人挤一个独木桥,他简直是削尖脑袋,头破血流也要踏上去。他吊着那一口气,也怕自己什么时候软弱一下,这口气就松了,一打晃从桥上掉下去。走的越高山峰越险,想成仙要先忍过百道劫雷。
张继科有天自言自语:“我有时候也挺佩服自己。”
一般不回头看来路,偶尔看一看,也想不清楚渡了多少河到今天。
樊振东在那个望远镜里终于发现了敌人的踪影,两个人,连滚带爬的在山顶打圈转悠,应该是在找什么。
“博哥!该到咱俩出场了。”樊振东回头叫方博。
狙击枪口对准山顶,子弹马上就要破膛而出。

评论(27)

热度(215)

  1. lemoncineziiiic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