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iiico

张继科唯粉。张继科粉唯黑。与部分只付出爱意不求张继科回报的科粉正常交流。

【all獒/科中心】旁门左道

大半夜更这个有点悲的一章,其实也不怎么悲,还行吧。
快要完结啦。
下一章讲讲小胖的事,前面好多章想讲,结果好几次写着写着跑偏了。
感谢所有看文的评论的点赞的大佬们,你们真的很懂我啊,写文章发现与读者有共鸣的时候是非常惊喜感动的。谢谢大家。不过还是不要脸的求多多评论XD
哦,本章特别鸣谢445先生。




71.
“我他妈走哪去!”
他能走哪去,他的确身上有任务,要汇合樊振东方博,要绕开炸弹区,把敌人引向山中间。自己跑当然比拖拖拉拉两个人快,可他怎么能放张继科不管。
让他自生自灭吗?基地里可从来没有教过抛弃队友这条。更何况,张继科强行在他生命中刻下了深刻的痕迹,他周雨不能对不起自己的心。
的确有他做不到的时候,但凡能做到,他一定要保护张继科。张继科需要不需要是一码事,但他要是没做,他一辈子都会后悔。
周雨半拽半抱着张继科,他们前脚迈出去,后脚就有一串子弹落到他们前一秒所在的地方。炮火在头上响起,大片烟雾笼罩在上空,惊的山中的飞禽走兽从丛林中逃窜出来。张继科在这样紧急的关头反而想发笑,但没有一点力气能让他笑出来,他所有的力气,已经在面对那十几个人,在那一场恶战中耗光了。
他以为那就会是结局了,可苦难危险还是反反复复,充斥在他生命的每一秒,伴着他迈出的每一步,在他耳边嗡嗡作响。
没什么好怕的,张继科素来胆大,他不是没想过牺牲了一了百了,可权衡利弊下又想到他还可以再杀一个。
哪怕只剩半口气,哪怕被逼至绝境,他张继科也不能枉费这心力,死也要拉你们垫背。
他知道,没有周雨扶着,他马上就会栽在地上,他的左腿,血顺着裤管往下流;他也知道,就算没有人扶着,他自己也都能站起来。
张继科身上总是有股狠劲的。平日这些狠劲像把宝刀,被藏在日复一日的单调岁月里,被他每一个细胞里散发着的温柔和或多或少的沉闷压到了故事的尾页。那些狠劲憋了太久,久到大家都恍惚了,以为沉默压抑和背负是他的主旋律。
可宝刀总要出鞘,既然是张继科,怎么可能不深沉热烈。他的矛盾造就了他的美丽,他的伤痕孕育了他的伟大。他流血的伤口和心上的褶皱永远要他自己抚平,在那些没有星星的孤独的夜晚里,一点一点,把所有疼痛和起伏,统统碾碎,放在岁月的垃圾桶里。当太阳出来的时候,把枪和勋章都放在胸口,对着五星红旗重复他那句誓言。
“为国而战,我死在场上也无所谓。”





72.
历尽天华成此景,人间万事出艰辛。
他们这些基地里的人,活在他们那个小小的地方里,每天只与刀枪打交道,认识的人除了家人也就是这些基地里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队友们,还有那些随着他们长大一点点变老的指导员们。没见过太多的人,也没怎么看过外面的大世界,先见了太多的挣扎和残酷,徘徊和鲜血。不算是军,也不算是警,每年单独考核,勉强算是特种兵,但也有所不同。
他们为国家不惜献出生命,为理想昂首阔步。不难啃的骨头也不会抛到他们这来,哪能找到一次任务不抱着赴死的决心。
可他们仍毅然决然,义无反顾。
不是没见过生死,可仍旧无所畏惧,不是未经历分离,可依然捧出一颗真心。那些枪声,眼泪,血和汗都是真实的片段,那些国旗下面闪亮的眼神也仿佛就在昨天。在似乎拖的冗长又转瞬即逝的年岁里,留在成功路上的每个脚印都已经变成了深深的沟壑,可能一不小心,可能只是一念之差,就是万丈深渊。
可你怎么知道他们不能策马扬鞭,踏歌而行?
他们已经跑过了炸弹区所在的危险范围,樊振东本没有跑到藏匿引爆器的位置,但就差那一两步,见时机刚刚好,他奋力向前扑倒,手抓住了引爆器。方博在短短时间内已经枪杀了三人。
山上一半的炸弹瞬间引爆,发出巨大的响声,冲天的火光伴随着整座山巨大的震颤,爆炸后的余波仍旧冲击到奔跑的张继科和周雨,推力让他俩瞬间无法站住。周雨抱住张继科摔倒在盘山道的中央,垫住了张继科的左肩。他俩的耳膜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在听到震天的声响后出现了短暂的失聪。巨大的爆炸直接炸死了一半敌人,剩下的只有约莫十人,他们的队伍长,有些跑在后面的捡了一条命。眼前能见到的除了火光就是焦黑的尸体和血,山上的巨石轰鸣着滚落,小块的岩石直接被炸开飞向四方,积雪炸起来的时候甚至像在火光里撒了些银粉,混着白莹莹的亮光。山的中央燃烧起来,大火烧到丛林里,火势迅速蔓延,暂时隔断了山顶和山脚。
世界末日是众人的戏说出来的谎言,可这座山的末日已经来了。大火会吞噬这座山,不知道多久之后,这里面除了斑驳的岩石,陡峭的角峰,会光秃秃的,被这把大火烧干净,什么也不留下。
“我他妈今天是要交代在这了!”
张继科说完这句话自己都听不到。






73.
樊振东是个非常聪明的小孩,他选择爆炸地点的时候,专门选了离丛林远一点的地方,开盘山道的时候砍了很多树,导致中间有一片地方是空的,没有至燃物,火一时烧不到下面来,上下被那一片火阻隔了,暂时没有了被敌人射杀的危险,但顶多三四个小时,火就会烧下来,或者连三四个小时都挺不到。樊振东突然意识到,今日他们这四个人,大概就要葬在这座山里。
他们可能回不去了。
不过他们四个,也算完成了任务,这条线被端掉了,保护住了山后面那座城市,离这里六七十公里远,开车快半个多小时就能到。那座城市里他们的伙伴们在夜晚聚在一起,趴在窗户口慢慢喝着一听啤酒,在阳台上偷偷摸摸抽烟,摆弄植物的时候也朝六七十公里外看几眼,天天讨论着,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怎么还没回来。
山里的他们也每天憧憬着回去以后的日子,是恶战过后短暂又珍贵的休息吧,基地会给一段小假期,他们可以每天出去玩,打打台球,逛逛商场,也可以偶尔去次游乐场,谁恐高笑话谁。一起出去旅游,在大巴上打扑克,在景点摆那种万年不变的傻兮兮的剪刀手。晚上就在门禁之前出去大吃大喝,再有时间就去歌厅嚎两嗓子。睡觉时候也可以偷摸串个舍,不过得从阳台翻,指导员发现会气死的。
没有明天要跑多少圈,打中多少靶子,也没有夜里睡不着发个短信,才想起来对方现在有任务,没有信号。不用因为老伤口在下雨天隐隐作痛而彻夜难眠翻来覆去,也不用强压着心里满涨的担忧对着远方的灯塔许愿谁能平安回来。没有停机坪上对着直升机敬的军礼,也没有眼眶含泪的问你他妈是明天去送死吗。
二十几岁年轻人的生活该是什么样的呀,到底有没有人期待过那些平淡到无法叙述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呢。
远方的大英雄们今年二十几岁了,在基地里一成不变的生活了十几年,占据了他们一半以上的生命。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同他们一起哭过笑过,明明前几天还为筷子上的一块肉拌过嘴,怎么眨眼间就有死讯传回来。
那些鲜活的生命就要一点点暗淡下去了,如同一场盛大的歌剧在最后的一片漆黑中缓缓拉上帷幕。
要到头了,是吗。







74.
那么多天这四个人靠着通讯联络,终于在今日“团聚”了一番。每个人都是灰头土脸的,樊振东刚刚的一扑蹭的袖子裤腿上又是泥又是灰,右手背蹭下来一大层皮,最深的地方血肉往外翻着,刚才不注意,现在站起来才觉得仿佛手上被人泼了滚烫的开水一样疼。方博的的左臂伤口仍不可能愈合,他是从山下往洞口这边走,攀爬再轻松省力,也没法不把伤口撑开。周雨上半身尚显完好,下半身的裤子挂的一条一条破破烂烂,上面混着血迹,又粘着冰碴,破落的跟个小乞丐似的,得亏长了张英俊的脸。张继科左腿不流血了,鞋子一个红一个白特有个性,左肩的刀口肿起来,他的左手指能动,肩却已经明显的向下塌了。
他们几个互相望着,谁也没开口说话,这么狼狈滑稽的惨状让人看到了,这辈子是不能做朋友了,说出去可咋整。
不过这辈子也没多久了。
还剩两个,三个小时吧?他们就要做孤魂野鬼去了。也不能叫孤魂野鬼,黄泉路上有兄弟做伴,虽然让人唏嘘不已,好歹不寂寞,十几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几个人大声的笑起来,张继科气喘不匀,边笑边咳,眉头皱着,可眼角嘴角,和飞扬的眉梢里含着笑意,就好像这火光是暖盈盈,就好像他们还有路可以走。可他们的笑声又太明朗,那种发自内心的从胸膛里鼓出来的快乐将这座山的每株草木震的动摇。
死亡在从前很可怕过,想象自己在一处长眠再也不能睁眼,不能再看看这绮丽又变幻的世界一眼,不能再吻一吻我的心上人,那些痛苦结束了,那些快乐也消散了。可得多没有心的人,才能来去无牵挂。
是走过了多少沼泽滩涂,才能把险峻看做奇伟,才能把怪石妆成碧玉?
和死神交手上百次了,终有这日,打成了几百:1。









75.
所有刚来基地的成员,都接受了第一年变态般的折磨。为了训练出来他们面对死亡时的平静心态,那一年里每天训练完都有心理医生来跟你讲课。
没有人考核你的成绩,因为如果只是问你几个问题的话,背下来答案也可以通过。没有别的要求,只有一个强制要求,全年无休,不得缺课,即使生病不能参加训练,也不许不参加心理课。
任意拉一个队员来,问到第一年的心理课,他都会摆摆手告诉你,没法说。
太心酸了,让你心硬又让你心软,一次次突破你内心最脆弱的防线,直到你,面对离别,心如钢铁。
你是基地里的战士,你不可以哭,你没有这个权利,正如你没有不完成任务的权利。
张继科这人比较脑回路奇特,有的事怎么可怕他也不走心,有的事明明只是假设反倒勾起来他的难过。
心理课上医生问他,如果他们都死了,只有你活着,你怎么办?
张继科垂着眼,不答话,他上心理课从来就这一个表情,跟被审讯的犯人一样,任尔东西南北风,老子绝对不开口。
可他仍然能听能想,嘴上不回答,不代表心里没想过,他做了一万种假设,也听了无数劝告,得出的仍是最偏激的答案。
那天上完课他早早的洗漱睡觉,话也不想说一句,心里有如擂鼓,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别人跟他说话他也不能专心回答,最好的避免交流的方法就是睡觉。
可半夜他还是起来了,他做了噩梦,梦见什么都没有了,基地空空如也,没有每天在他身后跟着的小雨,没有笑咪咪的壮实的小胖,没有老是念叨他又护着他的老肖……什么都没有了,四周空空如也,只有他握着自己那把搏击赛赢下来的枪。
张继科在梦里也没有流眼泪,他闭上眼睛,把枪口对准了太阳穴。
“砰”的一声。








76.
张继科醒过来的时候看着漆黑的天花板,他翻身起来把卫生间的灯打开,拿着剪刀一下一下扎自己的胳膊,直到他感到手臂上刺伤时的疼痛,直到他看到血珠冒出来。
都是一场梦。
周雨睡觉是挺沉的,可脚步声和亮光把他吵醒了。他想着张继科今天有病吧,大半夜开这么亮的灯干什么。
“老张,你大半夜不睡觉是不是有病啊……”周雨半梦半醒的抱怨,他看那洗手间的灯瞬间灭了,又传了哗哗的水流声。声音停了张继科也没有下一步动作,他就呆在那里半天不出来,周雨等了他几分钟,抵挡不过周公要与他谈话的热情,上下眼皮一下一下打架。
“我睡了啊,老张……我困了……你也快点出来别瞎折腾了……”
周雨的声音越来越低,说着说着听催眠曲一样自己给自己念叨睡着了,回笼觉一般都睡得踏实,外面下雨了,过一会又有了打雷的声音,轰隆隆裹挟着豆大的雨点,雨砸在窗台上,噼里啪啦的,卫生间开着窗台声音更大,雨都要把石头敲碎了。
张继科看着自己的手臂,冲了水湿淋淋的,风渐大了,他冷起来,手掌心和手臂都是凉的,打开灯看一看血色都淡了点。
他的心也是凉的,被那个问题缠绕了一晚上,能得出的回答,还是很无力。
“如果他们都不在了,我就自杀。”








77.
火势更旺了,巨大的浓烟从山顶往天上飘,还有呛人的气味滚滚的压下来。
张继科抬头看灰黑的天空,还有一点太阳微弱的照进来,单薄无助的,照不开环绕整山的浓烟,他的心里还存着一点希望,起码不能活活被烟呛死,要是能找到一条河,一时大概死不了。长久……再没什么长久了。
“说说话吧,不然再没什么机会说了。”张继科打破了沉默,大部分时候他是最不急的,话也少,别人说话他总是在一旁默默听着,感兴趣了插两句嘴,不感兴趣也留一个耳朵,反正听几句话也不累。他这时反倒突然沉不住气,倒是挺反常的。
是有太多话想说。
想回忆过去一起顶着毒辣的太阳罚过的蹲起,想调侃仅仅下过几次的厨房,想再经历一遍逃生训练,想吐槽几句指导员。
从前种种不都是过眼烟云,此刻话到嘴边全部涌出来又如此清晰。
那十几个被困在山顶没下来的被永远困在那里,火已经又往上烧了,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博,有你这个师弟,是件挺有意思的事,你丫成天苦个脸,没想到还老是闲的没事八卦我们几个。”他舔舔嘴唇,挺费劲的接着说,咱俩谁要能回去,就给老肖,捎个话吧。
捎什么话,两个人心知肚明,告诉老肖,别念想了,回不来了。老肖一定会哭的吧,他会捂住脸,克制不住情绪,光头憋的发红大亮。以前老肖哭都是因为激动的,看着他在搏击擂台上举起拳击手套,看着他脸上涂着迷彩从林子里爬出来,跳到老肖身上说你看我棒吧的时候,老肖也会哭,好像他自己才是站在擂台上傲视群雄的那个。
常常与他,浴血奋战,感同身受。不曾想过有一日,他会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老肖。
想对他说句话,不知他能否听得到。
老肖,肖指导,许多年,多谢疼爱我。








78.
“分头走吧,自己如果能跑出这座山,捡一条命,来日给兄弟们烧个纸钱。”张继科抬起手和方博击个掌,本来想拥抱一下,还是作罢了,两个伤员,最后关头惜命一下。
方博还握着他的狙击枪,那是他最珍贵的东西,其实他没有女朋友,当年来基地选拔时的第一次考核,他分到的就是狙击枪,打了当时同批次小孩中的第一名,被基地看中选了进来,再就没换过枪了。
他平日里多的是没营养含量的闲嗑,这时候嘴唇颤抖着,一时词穷了。最后一次说道别的机会,不是演习,现场直播,不会重来。像他们的生命和青春一样,没有了,就永远,永远,不会再出现。
“妈的,不知道说啥。”他把右手放在裤子上来回搓一搓,像个上课被老师点名发言的小孩。
“继科,要是咱俩师兄弟只能活一个,那也得你活着,不然老肖得疯了。”
“周雨,咱们流氓家族,这次估计得解散了,当初说好谁也不少,没他妈保住。下辈子,流氓家族,一个人也不能缺。”
“小胖,其实你现在瘦了点。我们几个大的,带你上了死路,咋说呢,对不起太酸了,男人不道这个没用的歉。下辈子,你比我们几个早点投胎,你是东哥,我们都是你小弟。”
“周雨,小胖,继科,希望你们仨,下辈子,还能遇见,别太纠缠了。没看着你仨尘埃落定,挺可惜的。”
“来生,咱们几个,还做兄弟。”
这几个从前敬礼敬的歪歪斜斜不成体统的男人们立正敬了军礼,方博拎着枪钻进了山洞,他想去后山,或许能逃出去。钻进去的一刻,他回头,小小的抬起手臂,回了个军礼。
还剩三个人,明明离傍晚还有很长时间,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座着火的山,在黑夜中离得再远,也看的很清楚。







79.
方博走之后,张继科先开口,他怕他再不开口,有的情绪控制不住。
“小雨,小胖,你俩都挺好的,哥为有你俩这样的弟弟骄傲。不是不想回应你俩,但有些事,做不到。”
他自己多少年也想不清楚更喜欢哪一个,索性全都抛开都只当兄弟相处。他总怕自己什么时候看着他俩的眼神就彻底崩盘,他不想做个没头没尾不负责的人。
其实他一个omega,哪有不负责啊。
张继科是个多有趣的人,长的好看不好看是老天来定,能有趣却太不容易。
如果不是经历了人生百态,走过了别人都不走的绝路,哪能蜕变出个有趣的灵魂。
他这么些年,老是太薄情,看懂了却紧闭着嘴,心里欢喜着却岿然不动。又老是太长情,小小的指甲钳用了十多年,抽离不出来的感情就永远放在心口挂念着,逼自己,有朝一日,做出回答。
“我总想我这样挺对不起你俩的,想选一个,但到头除了对不起也没啥可说,这个选择,我没参透。”
张继科不信什么前世今生,他把自己的一辈子活出了别人几辈子活不出来的东西,他打破生命的常规刨根问底,他把青春作为贡品祭给理想,他把苦难和辉煌都看遍,他把个人英雄主义非要放到现实里一遍遍演绎。
可他这时候要信一次了,如果,有那么一点万一,这些美好的愿望,可得以实现。
“下辈子,我希望,你俩谁也别遇到我。”
“我没后悔进入基地,没有枪和梦想,哪能炼出我张继科。不过你俩要是也进基地,那我就真得好好考虑考虑。”
张继科笑着抬起右手摸摸樊振东的头发,犹豫一下也摸了周雨的。这些年他们三个总逃避这个话题,以为时光很长,一时没解决,还可以慢慢拖着,拖到哪一天,它自己就迎刃而解了。
可他们等不到七老八十了,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系铃人一刀斩断乱麻,铃铛也滚落到地上不要了。
“来生,我不投胎也行,做个闲散神仙,看你们过日子,很长很长,没有危险,不用难过的日子。”
“再见了,小胖,小雨。”
张继科不知什么时候在背包里找出了他那根长长的铁钩,他把铁钩抛到山下的夹缝中收紧,一闪身跃了下去。
“我爱你们。”张继科偏着头,做了口型。樊振东看到了,周雨一定也看到了,那几个字多清晰,承载着他们许多少年心事里期待的回应。
我爱你们,每时每刻,每天每天。







80.
“咱俩一道走吧,也往后山去,我还是觉得后山路熟悉。”樊振东提议道。
周雨点点头,搭了他的肩一同低头钻了进去。
火势烧到了山顶,火苗也开始往后山推进,山腰的空地再大,也挡不住满山的火,终于开始往下烧了。
他们的心里藏了太多故事,没想到今日最后是他俩这对昔日情敌一同上路,想想人生也是蛮有意思,没说出口的话,那人不想再听的话,最后他们两个互相讲讲。
“雨哥,你为啥喜欢继科。”
“因为他……说来话长,一开始是你们都知道的逃生训练里的事,再就是住在一个宿舍里,天天对着,不喜欢也熬出爱了。”周雨自嘲的苦笑,“吸毒都没有老张上瘾吧。”
樊振东边踏过岩石边说,雨哥,你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尤其方博那个八卦小天王,都能倒背如流。那我给你讲讲我为啥喜欢继科吧。
他们已经能在这个北风刺骨的冬天里感觉到热了,脱了身上的夹克随便抛在哪里,俩人倒像是在过夏天。周雨捏捏樊振东身上软软的肉,笑他你叫什么继科,你得叫哥。
继科哥,继科大哥。继科大哥当年,就是在与这个相似的一场火中,把我拉出来的,他图什么呢,我不知道,也永远不可能知道了。
我这个人出了火海,多活了这十来年,如今未能将他带出火场,甚是遗憾。
“雨哥,如果我有来生,还是想见他。”
我们都是啊。

评论(24)

热度(168)

  1. lemoncineziiiico 转载了此文字